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假魔师(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吼!”

    一头全身弥漫着神圣佛光的金毛髯狮像是冲出牢笼一般,狰狞着五官朝着那阴阳八龙扑了过去,其凶悍程度较之对方过无不及,待魔无相反应过来,八龙之中已有二龙分别丧命于狮口与狮爪下了。

    “可恶!”魔无相面无血色,双手不停舞动操纵着剩余的六龙,似是要以它们成为狮子的枷锁,籍此废除掉谈花间的大半实力,他也是实在料想不到,明明谈花间与不动的实力不过相当,而自己在吞噬了不动之后对方竟是还有与自己交手的余力。

    古有九龙拉棺之说,今有六龙成枷之闻。

    五龙成扣,扣住四肢脖子,一龙成芯,沿顺狮子脊椎而上,系五龙于身,如此下来,这头狮子竟是被遏制住了,愈发难以动弹。

    魔无相见自己的目标达成,也是马上冲着谈花间袭了过去,血煞凝于掌,鬼爪呈于形,眼看就要将谈花间的好大头颅收入掌中。

    赢定了!

    旁人亦是不忍继续看下去,良久,周围竟是一副万籁俱寂的模样,终于有人开始偷偷观摩起了事情的发展,谈花间依靠着护栏上喘着粗气,至于魔无相,他跪在地上,眼尖的已是发现他的双眼失了神,额上有着一滴晶莹剔透有如宝石的血珠。

    别了一眼身旁松树上的松针,谈花间心有余悸,心中暗自庆幸自己平日闲来无事修炼了花惜花创出的暗器法门——红袖添香,针所至,内必摧,怕是魔无相如今的脑袋已是成了一片浆糊了。

    飞花摘叶,伤人立死,不过如此。

    下一刻,整个金殿之前响起了众将士的大声欢呼!只是谈花间还是一脸苦涩,仰望着天空,不去想不动的事了。

    当天,魔师授首一事以着风卷残云之势扫荡了整个帝都,再是以此一点点地传至全国各地,一时间,大乾全国上下皆大欢喜,普天同庆,在当今圣上的示意下,更是大赦天下,颇有当初登基称王的景象。

    为此,何天问一行于一酒楼歇脚听闻此事的时候还是甚为惊愕,魔无相就这么死了,开玩笑的吧,反正何天问是不信的,他深知魔无相的脾性,像这种会冒着生命风险的事,想来他不会亲自出马的。最多不过是又弄一具实力强大的傀儡出来戏耍于人前罢了。

    但是在听到死去的“魔无相”竟是有着彭温韦的面孔的时候,何天问开始有些不淡定了,他可是知道的,彭温韦很有可能就是魔无相的真身,如今即是传出了他的死讯,莫非其实他也不过是魔无相手下的一只棋子?

    细思极恐,何天问顿时觉得魔无相此人心机实为深沉,竟是屡屡设下诸多埋伏引人自投罗网。

    就在何天问在沉吟着魔无相死讯的时候,一道沧桑的声音骤然出现在了他的耳边。

    “不知我可否坐下?”

    九识化网,周身动静皆是瞒不了何天问,来者虽为七旬老妪,但其实力却是惊世骇俗地臻至天人,既是如此还是引来了何天问的一声嗤笑。

    “用寿命换修为,好端端地二八年华何至于斯。”

    老妪古井无波落座于何天问的对座,在为自己斟茶的时候,淡定地说了一句引来何天问一行注意的话。

    “这是魔无相的杰作。”

    何天问一行正色,尤其是何天问对此更是敏感,连声问道:“何解?”

    “因为我曾经也是魔无相的傀儡,只不过经前人之手,我有幸挣脱了魔无相的控制,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我此番前来寻你,为的就是要将魔无相一举歼灭。”

    “哦,现在大乾不都是在盛传魔无相已经死了吗,怎么,你还有别的法子知晓更多?”

    老妪抿嘴笑了笑,说了三个字:“化魔种。”

    何天问一愣,倒是忘了这回事:“就算你说的是对的,你要让我怎么相信你,天下间身怀化魔种之人何其多,怎么到了你这,倒像是你下的化魔种一般了?”

    “我身为傀儡,在化魔窟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掌有化魔种之法并不是什么稀奇之事,更何况,我可是万事通的孙女,公羊夏柳。”

    “公羊夏柳?”这回何天问一行所有人都愣住了,万事通的事早经何天问口述略有所闻,何天问也一直为了没能寻得公羊夏柳颇为遗憾,想不到到了最后反倒是别人主动送上门来的。

    “你可有证据?”

    “自然。”说罢,老妪便是侧过身来撩起了垂下的白发,一道鲜明的“卍”字纹身就此映入众人的眼帘。

    “你真是公羊夏柳?”

    “千真万确。”

    二者目光于空中对撞片刻,看着老妪清澈的眸子,何天问点了点头。

    “行,说说吧,你还知道些什么我等不知道的事?”

    “很多,小到我爷爷是我上一任的魔师傀儡,大到我能模糊感觉到真正的魔无相是在哪个方向。”

    听到这些,何天问当即皱起了眉头,凝重地向公羊夏柳问道:“你能知道他在哪?不会被发现?”

    公羊夏柳缓慢摇了摇头,说道:“只是一个模糊的方向罢了,不过他是离我越近,我亦是越为敏感,倘若我他共处帝都的话,我必能分分钟寻到他所在的地方,但同样的,换作是他亦更是如此。”

    “原来如此,那你可知现在魔无相最有可能是在何处?”

    “祁山!”

    “你不是说你只能知道一个模糊方向的吗,怎?”何天问蹙着眉头,对公羊夏柳这自相矛盾的说法开始感到了怀疑。

    “你别忘了我的爷爷是谁,我的情报能力自是不可能会弱的,我派了众多探子前去打探,最后只有前往祁山的丢了声息,你们说说,除开祁山,还能是哪里。”

    闻言,何天问终是点了点头,承认了公羊夏柳的情报。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或是说,你想让我怎么做?你既然能来找得上我,有些事,我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