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三章 驱邪逐秽(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何天问所言在独眼龙看来无异于挑衅,霎时间,青筋突起,双目圆瞪,指着何天问一行便是发号施令了起来。

    “小的们,男的老的都给我杀了,至于那俩小娘们给本大爷掳回去,我要让她们当本大爷的压寨夫人!”

    “是!”

    一呼百应,在独眼龙的率领下,一众山贼纷纷对何天问一行举起了武器,甚至有些胆子大的,已是上前打算把马上人都给拉下来,只是他们其中有不少人是抱着在二女身上揩油的念头。

    就在他们的手摸到二女衣裳的时候,只见何天问眉毛一蹙,一阵势骤然爆发,如同气墙罡风般,把所有的山贼都给扫的七零八落,有如狂风过境似的,最好的也都被刮到了七丈开外。

    一个个山贼都不复刚才的威风,打滚哀呼者比比皆是,更甚者还有着不少人不仅晕过去了就连白沫也吐了出来。

    顷刻间,这别说是溃不成军了,简直就是全军覆没,竟是没有一个人还能站起来,何天问夹了一下飞廉的肚子使其往前走了两步,接着他便是对着独眼龙说道:“告诉我,你还想从我这儿要些什么?”

    虽然身为山贼头子,不过此刻独眼龙也只能是不断往后挪着臀部,摇着头颤声说道:“我啥也不要了!我啥也不要了!”

    “哦,是连你们的命也不要了吗?”

    闻言,不止独眼龙就连一众山贼都大惊失色,还醒着的都纷纷向何天问一行求起饶来。

    “大爷,饶命啊!我上有七十老母,下有八岁孩儿,一家子都等着我去养得啊!”

    “仙子,请您给咱门求求情吧!咱门都是苦命人啊,不是走投无路,头脑一热,怎么会敢干这种行当,我是第一次啊,再也不敢了!”

    “老婆婆,你慈悲为怀,这位少爷想必是您的孙子吧!求您给咱门说句好话,让他轻饶了咱门,好吗?”

    一个个众口纷纭,求饶的话也是千奇百怪,竟是没有一个重复的,像是专门为了今天排练的一般,不过他们的话除了使二姝忍俊不禁以外,也就是能激起公羊夏柳的怒气了。

    即便她的外在看上去是个年逾七八十岁的老太婆,实则内心不过是个充满幻想的花季少女,当下这些山贼求饶的话虽然无心,但在她听来却更像是嘲讽着她。

    “哼!”

    默不言语,径直大手一挥,一道黑气化蛇游去,刹那一瞬,周遭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走吧。”

    众人默然,在何天问的驱使下,飞廉紧随其后,对于公羊夏柳一言不合就下杀手,除了二姝其实他并无恶感。他深知当今大乾,即便是有着暴君贤王之称的周阴庭治理,也是一时半会恢复不到曾几何时的国泰民安,更何况有着这些烧杀淫掳的败类作祟,世道更是混乱无比,在他看来,大乾能摆脱化魔窟兴盛时导致的黑暗时期已算是不幸中的大型。

    接下来的一路,何天问问了不少公羊夏柳关于魔无相以及万事通的东西,包括魔无相的真颜,他们爷孙的相聚,又是怎么被魔无相给逮住……,总之,在抵达目的地之前才算是岌岌说完。

    不过其中有一项情报却是极大的引起了何天问的注意,就是化魔窟的大本营所在,据公羊夏柳所言,化魔窟的大本营竟就在莫问山庄的后山之中的一个天然洞窟里头。

    这个洞窟据说它的名字本来就是叫做化魔窟,并非后人所取,该因入洞者,无人可避免,任你男女老少,善恶是非,统统皆会化身成魔!六亲不认!

    因为这个山洞过去曾经是一个魔教的祭坛,葬身此地的人多不胜数,堪比乱葬岗,万人坟之流,怨气之深更胜一筹!

    所以说,这个化魔窟的本身相对于魔无相这类人而言根本就无异于一处风水宝地,修炼魔功更是事半功倍,好处多多。

    何天问静静地听完公羊夏柳对化魔窟的阐述,不知为何,想起当初首次与风有机姨妈相识的那个晚上,他就是觉得她其实是知道的,不想还好,愈想就觉得她愈发可疑,恨不得马上就去问清楚她与魔无相的关系。

    就在何天问一边询问公羊夏柳情报一边思忖着各项有用线索的时候,他们一行人已经是不知不觉地抵达了目的地——桃花沟。

    桃花山里桃花沟,仙人坪上灯盏石。桃花沟三面环山,高处有水源,四周林木葱茏,终年碧绿苍翠,间有流水,清澈见底;沟内野桃鳞次栉比,林间鸟雀欢噪,既静僻又幽雅,许许多多的桃花一片一片地连起来,就好像是粉红的云霞。偶而有一两座房屋,掩映在桃花丛中,不失为一处人间仙境。

    待得公羊夏柳作头,众人随其深入之后方才发现里面竟是有着一个村子,可是,说是村子似乎又不太恰当,人……似乎太多了。

    何天问是最先发现其个中蹊跷的,尽管眼前来来往往的人都穿着着不同的粗衣,宛如真正的村民一般,但是以何天问的九识又怎能发现不了他们的异样,一个个都只会死板地做着自己手头上的功夫,偌大的“村子”又怎会没有一句话的交流。

    “他们……是黑衣卫?”

    话才刚落下,公羊夏柳便是臻首承认了下来,转过身子就是与胡芦说道:“芦儿,你说你爹以前是当厨子的,那不如先去那里找找,若是找不着再去别去转悠找找看。”

    “好!”胡芦现在一门心思都系在了他爹的身上,公羊夏柳才跟她说完,她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朝着公羊夏柳方才所指的方向跑了过去,那里炊烟袅袅,应是一处伙房。

    见着胡芦远去的背影,公羊夏柳对何天问问答:“来的路上我听你说,你似乎练成了百学馆的涤邪之法?”

    “算是吧。”何天问也不知经自己修改的那套心法可还算是原来的涤邪之法,但那功法已是不知凌驾于原来功法多少,光是论仅清除对方内力中的杂质而不伤自己性命这一点已经是万金不换了。

    “这么说,你这套心法可以净化化魔种还有魔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