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4.07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空上仿佛露了个大洞, 雨水从中倾泻而下, 不少百姓都跪拜在泥中,也不管雨水的冲刷,渐上的泥点, “女娲娘娘, 还请您出手,将天给补上吧。”

    他们神情凄惨,脸色蜡黄,之前庆幸自己躲过地动的高兴早已磨灭在这不停的大雨,不断的余震,持续的饥饿中。

    林氏三族唉声叹气,本以为朝廷的赈灾队伍到来, 可以缓解茺州的灾情, 可谁知那六皇子就是个不顶事的。

    到了茺州别说出来看看外面的惨状,就连太守府都一步未出, 那里歌舞升平好生快活,外面失去家园的灾民饿的两眼发晕。

    朝廷的赈灾粮, 米里混着石子, 抓起一捧,能从中挑出十多粒都是好的, 他们三族开仓放粮, 可府中的存粮也禁不住这般消耗, 去找李氏张氏商量, 可人家都将米放在太守府供六皇子他们食用。

    茺州城里尚且如此, 何况茺州郡下的十八村,他们虽都谨遵太守令躲过了地动,却没躲过暴雨,房屋被毁,他们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朝中的赈灾粮到了他们这里根本就都是麸皮和石子。

    家中粮食食完,有人提议去茺州城里,听闻朝廷派了赈灾的官员就在那里,他们靠着两条腿挣扎着一路走来,踩在泥土中的脚抬起来,便能在泥坑中看见血迹,顷刻又被雨水冲刷干净。

    “放我们进去!放我们进去啊!”

    凄厉的声音在城门口响彻一片,茺州城门紧闭,将他们隔绝在了城外。

    六皇子喝下舞女喂下的美酒,满不在乎道:“他们这些乱民甭想混进茺州城里,到时候带进来什么灾病可怎么办,城门不许开,一个人都不许给我放进来。”

    茺州太守张张嘴,又黯然了下来,这位是皇子,他可做不了主,哎,城门紧闭,他也没法子告诉谢相一声啊。

    城门外,一个瘦的只剩骨架的大约五六岁的小女孩,头发黏在脸上,只余两只大眼睛往外凸着,木讷地睁着双眼。

    她怀里抱着一个紧闭双眼的妇人,那妇人脸色青紫长满红色的小点,裸露在外的手上也是密密麻麻布满红点。

    女孩低头,双眼落在妇人身上,摇晃着妇人,“母亲,囡囡饿了,饿了。”

    可是那妇人却没回应她,仔细看去,浑身湿透的衣裳下,她的胸膛一丝起伏都没有。

    女蜗娘娘好似听见了众人的心声,终于出手将露了的天补上,阴云散去,露出一望无际的蓝。

    可迟来的晴天又有何用,仅仅两日的功夫,城门外的村民大部分都染上了瘟疫,浑身无力,口鼻流血的躺在地上等死。

    “殿下,门外的村民沾染了瘟疫,可得及时处理啊!”茺州太守急的满嘴泡。

    “慌什么,”六皇子推开腻在他身上的女子,召来护送他的侍卫长,“你们去城门外挖个大坑,将那些染病的人都我扔进去,挖深点,别让他们爬出来。”

    侍卫长只会听六皇子的话,一声诺就要往外走,六皇子又想起了什么,叫住他叮嘱,“开城门出去时,小心些,别放进来一个人,你们也注意点,染上病就别回来了。”

    茺州太守闻之,整个人僵硬在原地,“殿,殿下,这,此举不妥啊!”

    六皇子看了他一眼,“哦?太守这是在质疑本皇子的话?”

    茺州太守额头上渗出冷汗,连忙擦拭干净,回道:“臣不敢。”

    “没事你就下去吧,看好了城里的人,若是瘟疫蔓延到城中,本皇子可绕不了你。”六皇子挑眉挥退茺州太守。

    在他迈出门槛时,又阴森森说了句:“可别想把茺州这些事传到洛阳,到时本皇子回宫向父皇禀告,茺州灾祸已平,这可是大功绩,你可莫要玩火**。”

    茺州太守脚步一顿,他还真存了开城门给谢相写信的想法,此时只好呐呐道:“臣不敢。”

    “滚吧。”

    “诺。”

    茺州太守回了屋,坐立难安,在屋中走来走去,最后一叹,罢了,他寒门出身,亏的谢相提拔,着实见不得百姓被六皇子如此对待。

    不过是一命耳!

    当即坐下书信一封,交由贴身小厮,给他备足干粮和水,命他趁天黑偷摸出城,赶往洛阳将书信交给谢相。

    小厮趁乱出城,也是被城外惨状吓到,当真是尸横遍野,臭气熏天。

    心惊胆战之余,趁着无人赶紧上马朝洛阳方向飞奔而去,快马加鞭下,三日他就赶到了洛阳。

    刚进城门没多久,他还没见到谢相,就被捂住口鼻蒙住双眼绑了起来。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