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一百一十四章 平定扬州(14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橘中秘的销售火爆,与里面插话讲解棋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不管是在刘澜治下的郡县还是在外地只要熟悉将棋,那就一定能够看懂橘中秘上的棋谱,相反大观茶纪虽然同样销售火爆,但是在其他郡县的销售就远远不如在刘澜治下的销售可观了。

    而究其原因,首先是茶叶的推广,如果以前茶叶只是在很小的一个圈子里流传,那么刘澜则通过自己的亲自推广将茶叶推广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产品,虽然其中的种类对于很多百姓来说还不是很了解,但徐州秣陵辽东百姓饮茶甚至包括鲜卑、乌丸所饮的砖茶,都毫无疑问是刘澜推广茶叶的功劳,而随着茶叶在刘澜治下的流行,很自然的带动了周围的郡县,再加上甄豫与糜竺的庞大商业网络,茶叶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成为了百姓所熟知的饮料。

    而茶叶的流行,紧随而来带动的则是瓷器行业,茶具销售异常火爆,但是更火爆的则是大观茶纪,这本教授饮茶的书籍其实在其他郡县销售的并不算好,因为他不可能起到橘中秘那样看图就能够明白书中要表达的意思,所以购买大观茶纪者,大多都是一些世家。

    但在秣陵就不同了,因为刘澜在之下搞的基础扫盲起到了一定的效果,能够看懂书籍的百姓有很多,而看不懂也能够去问一些能够看懂的友人,再也不会出现我看不懂,朋友也同样看不懂的情况。

    所以大观茶纪能够在治下销售火爆,根本原因是普通人能够参与进来,这一点和橘中秘的情况完全一样,但没有想橘中秘那样火爆,则是因为他的理论知识不如橘中秘看起来那样通俗易懂,刘澜甚至觉得以后的一些书籍挖潜可以做成小时候经常看的插画版,通俗易懂,也能够让那些文化水平较低的百姓明白。

    当然现在推广最主要的还是靠说书先生,之所以称之为先生,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他们起到了老师的作用,比如秣陵的茶社,每七天都会有一天被要求讲解天下大势,而说书先生为什么有如此大的神通,天下发生的事情都能够知晓,自然与内卫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或者说他们的出现也完全是内卫所推动,而内卫将他们手机到的一些消息,当然除了机密消息告诉给说书先生们,再由他们带着自己的分析说给每一位秣陵百姓听,当然他们都保持着中立,不过是在没有涉及到秣陵的利益,如果是涉及到秣陵利益的事情上,那说书先生们就会一边倒的加入立场。

    而除了天下的新闻之外,还会有一些百姓们喜欢的小说,比如封神演义、楚汉相争乃至大汉天子是百姓最爱,当然除了这些之外,还有武榜甚至是对于内政的一些分析,这些说书先生,每天都会通过他们之口将刘澜治下的消息与官方最新出台的政策进行一些深入的讲解与剖析。

    当然了说书先生们说什么,并不取决于百姓喜欢听什么,或者官府的要求,完全取决于他们自己,如果他们愿意,任何一件事都会让他们讲解的非常有意思,当然刘澜也知道靠他们去宣传政策甚至是舆论监督不过是杯水车薪,真正的关键还是媒体,但现在的情况刘澜并没有那个能力去搞出报纸来,所以这件事情只能耐心等待。

    在刘澜心中,什么时候做到了学校的全覆盖,什么时候达到了全民扫盲,那报纸才会真正出现,那时候才可能会有销量,而现在出现报纸卖给谁,世家们?还说说卖给说书先生每天说报纸?民国的时候倒是也有,可问题是他花精力去做的这件事情意义又在哪里呢,毕竟现在说书先生不就已经起到了‘说报纸’的效果嘛,他们对将军府的政令甚至是州牧府乃至于郡守府的一些政令全都掌握着,没有他们不知晓的消息,每天夜晚都会有内卫专程将今天的最新政策以简报的形式送给他们,第二天再有他们进行讲解,让更多的百姓了解,更让他们明白其中的苦心。

    效果肯定非常好,但也只是对秣陵的百姓罢了,但既然是在治下推广,未来肯定是要全面效仿的,百姓们虽然不会参政,但可以议政,广开言路,这是刘澜治下最大的变化,当然这样的风气早就有了,清议在太学流行的日子早在几十年前了。

    只不过这一次刘澜要把清议做成全民狂欢,让百姓加入进来,让百姓去进行监督,这是刘澜最大的砝码,不管什么内卫也好还是监察御史也罢,他们都有可能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可是百姓如果知晓政策,那么如果一地的县令做出一些投机取巧的事情时,就算瞒过了内卫们,也不会瞒过百姓,这样的监督,才是刘澜最想要的,如果未来再加上媒体监督,那他就真的不怕出现土皇帝了。

    刘澜治下不能说经常出现一些奇葩吧,但有些时候却也是他所料未及的,毕竟将司法审判全部交由一介书生的县令去审议,肯定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冤假错案更是层出不穷,战争年代这样的事情不会引起多大的关注,可刘澜却很关注这些问题。

    本来大汉朝的管事诉讼,都是由决曹掾来审理,可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个职务逐渐被县令取代,也就是决曹掾史一般情况下都是由县令兼着的,就算没有兼着,决曹掾史对一件案子做出审判之后却还需要经过县令的审议,而最后到底要如何审判的决定权依然在县令的手里,至于决曹掾史,却如同摆设一样。

    可有些时候又必须要这样做,道理是非常简单的,甚至刘澜在幽州的时候就已经领教过了,在一些官司评断中,决曹掾史利用手中的权利,压根就不会管你有理没理,谁送钱,官司就谁赢,要不然在涿县为什么会有那么一句顺口溜。

    不管因为时间过去太久,刘澜早已忘记了多半的内容,但是其中一句官司评定,富人必胜,却也让他记忆深刻,这句话很简单粗暴的反应出了当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