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一百二十二章 平定扬州(15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桂阳城下,文聘凝望着本部与桂阳军杀向九江军,这一仗双方已经足足交手了近一个时辰,战况才算是有所改观,优势越来越明显,而此刻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否一鼓作气大破九江军,生擒敌将孙策。

    虽然不确定孙策是否就在敌阵之中,毕竟九江军并没有打出孙策的旗号,而最中意的一点是虽然之前与赵范联络之人支持孙策亲兵,但整个桂阳城包括他自己,其实都是不知晓孙策相貌的,所以他是否在敌阵之中其实还是一个迷,而他最怀疑的一点就是这些都不考虑在内,孙策居然没有打任何旗号,就这一点就足以让他怀疑。

    不管文聘有一点其实并不知晓,那就是在零陵的江东军也没有打任何旗号,这本来就是为了迷惑刘澜,却不想到把文聘给骗了,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文聘实在找不出孙策这样做的原因。

    如果他是在开战之后才收起旗号,那就说明孙策是在掩人耳目罢了,可从他初到桂阳就一直没有打出任何旗号,试问当时孙策完全没有这个必要,而且那自称孙策的年轻人和自称孙策亲兵的联络人当时与赵范那可就差兄弟相称了,可就在如此情况之下孙策都依然没有打出自己的旗号,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但孙策是要骗谁那就不得而知了,所以文聘得出的一个结论,要么孙策压根就不在这里,他们之所打着孙策的旗号就是为了把刘澜引到桂阳来,不管看起来他们装的并不像,要不然刘澜也不会就盯着零陵,而不去管桂阳这边的九江军。

    而还有一种可能,那自然就是孙策就在这里,但他这样藏头露尾的也就是怕被刘澜盯着,所以只能这样,之所以会这样想,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孙策的身份,料想九江也没几个胆子那么大去冒充他吧,哪怕是孙策授意,难道他就不怕桂阳有认识他的人,到时候露馅了,岂不是要前功尽弃了吗?

    在这两个选项里,文聘选择了后者,可能性是最大的,反正他要是孙策是绝对不会傻到让别人借自己的名义甚至是以自己的身份去见赵范,所以他虽然嘴上说这不确定九江军中是否有孙策,但心底里却笃定了孙策一定就在敌阵之中。

    而他此次来到桂阳,可以说目的就只有一个,不得不说他的运气要比刘澜好,孙策的人头他拿定了,看着九江军,他们的兵力不多,只剩下几千人不到,这一次的全面进攻,文聘不敢保证能够彻底击溃九江军,但他相信这样的进攻不需几次,一定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

    文聘骨子里非常自傲甚至有点自负的,当然这也是在荆州这样的大环境之下才会养成,因为荆州的将领太多的酒囊饭袋了,与他们工事文聘又怎么可能看得起他们,一个个如果不是因为有钱关系,又怎么可能成为他的上级,所以他对自己的处境是极其不满的,但他又无法改变自己的处境,所以他只能拼命拿能力去证明自己。

    这样也就养成了他自傲以及自负的性格,毕竟在荆州军队里,不管是谁只要遇到难题就都要来求他,而他每一次都非常轻松的解决,久而久之连他自己都有点飘飘然,甚至会觉得他所做所说都是正确的,谁敢有质疑?你有?那你还来求我干什么,自己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啊。

    文聘在荆州地位虽然低,可他的谱却大的很,偏生他遇到了刘表,刘表这个人用人是很有自己的想法的,你有能耐我肯定用你,可当你的能耐太强强到我离不开你,那对不起,我肯定不会重用你,因为你的存在对荆州太重要了,假如有一天你离开荆州了,那么谁来代替你?谁又能填补上你的位置?不说这些,就说一旦你居功自傲甚至以此不断来要挟,那他到底该不该妥协?

    刘表用人有些另类,但毫无疑问却有着他自己的想法在其中,这与大多数的诸侯都有着本质的区别,他们包括刘澜在内都是那种你越有才我就越要重用你,尤其是袁绍恨不得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你,其实这两人在用人方面都有些偏激,在当年的雒阳,袁绍在一群纨绔子弟中算是少有的几个能够折节下交的诸侯了,而他用人往往都是推心置腹,我既然用你那我就会无条件的信任你,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全力支持你,在他看来自己这就是用友者霸的表现。

    可问题是袁绍性格又让他非常的猜忌,就好像最初用田丰,后者几乎成为了冀州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袁绍给予他的信任可以说他等于拥有了冀州独断之权,如此重用与信任,按道理来说田丰怎么可能轻易在冀州倒台呢,可现实却是一夜之间的事。

    当田丰失败,当他失去了袁绍的信任,那一夜之间田丰也就失去了原有的一切,而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沮授身上的时候,当沮授逐渐失去了袁绍的信任之后,同样的事情又发生在他的身上,现在袁绍学聪明了,他用了六大智囊,而不在使用一人,就是希望以前发生过的事情不再重演。

    比起袁绍,刘表是对任何人都没有耐心和信任,而与袁绍最大的不同,袁绍是因为性格的原因,所以他对任何人哪怕是最亲近的人都会加以防范,甚至是保持怀疑,而刘表则不同,他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些让他可以信任的人,但他所处的环境有让他很难找到这种人。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单人独骑一人就这么来到荆州,并靠着世家上位,而在他心中一直都有这么一个声音再响,那就是他们能够扶你上位,那随时也能扶另一个人上位,所以他不可能给予身边这些人绝对的信任,更不会和他们交心,这就造成了刘表不可能把权利托付某一个人甚至是几个人都害怕权利被架空,而一旦真出现一个能臣,如此超强的能力,就更不会重用他了,原因就是怕被架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