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25章 宽猛相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兄长,除非是哪两个情形?”

    “一是外敌入寇,盈隆宫必然举家赴国难。二嘛,兄弟若想换个皇后时,请一定告诉为兄,父亲母亲不在了,我这个做兄长的可以替你参详参详。”

    “若有内乱呢?”

    “执政要宽猛相济,过宽、过猛都能致乱,那么如有内乱,总有几分是你咎由自取,你自己去解决好了!有亡国之危你也莫想起我,顶多我举家避难也绝不替你伸手。”

    “兄长,还有没有最紧要的话要对我讲?明日赐印封王,事情一定有许多,我怕你会忘记了。”

    皇帝思虑再三,这才说道,“这话我可是对你一个人说的——有薛礼在,你命无忧!”

    ……

    兄弟二人说说停停,停停说说,紫阑殿已经到了。

    李雄,李壮兄弟四个都在殿内,持着铁刀看住了内侍监许魏安、内侍少监郑登坎、内给事刘鹏,还有两个寺人,每个人脸上都有红掌印子。

    皇帝一步跨入,问李武道,“你娘呢?”

    老四李武飞快地吐了下舌头,仰仰下巴示意寝室内。

    皇帝领着李治,走到寝室门边,人先不吱声,不进去,探头往门里看。

    室中只有思晴和武媚娘两个人,但思晴坐着,武媚娘跪着,身上被条麻绳捆住了,思晴一手握着一把弯刀,正在教训武媚娘:

    “……她们虽然不再是王皇后、也不再是萧淑妃,她们只是两个庶人,但她们到底还是女人,却让几个不男不女的人杖笞至死,临终衣不蔽体,尊严全无,你以为那几个人妖打的就不是你么……他们调戏、品评的倒是她们的身体,难道就不是你的……一个平民家的女子又能是什么样的死法……她除了美貌,简直没有一点象样子的心机,一个面对着失败和死亡,都没有求饶和诅咒的高傲女子,真能用她装点你的胜利吗……你战败了她也就罢了,让她做个庶民也就罢了!而你如此草菅人命,使她们都不如墙边的两株藤萝!你去掖庭宫看一看,藤萝还在呢,但当初允许你入宫的那个女子,长安赛马时那个引领风骚的女子……却再也没了!你行事无比的无情,又何谈民间盛世?那你嘴上说的盛世,有几分出于本心……你忘了当年在玄武门是怎么跪在我的面前了!马王爷若象你一样,你们夫妇有几条命活到今天!”

    武媚娘老老实实地跪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都说马王家中老四最懂事,但能让武媚娘害怕的,单单就是这个最懂事的思晴。

    思晴一边说,两只弯刀不停地在武媚娘的眼前、肩头上乱挥着,武媚娘吓得一次次闭眼,却不求饶。

    思晴来了气,站起来道,“你不要以为自己是天命的皇后,那是我柳姐姐扔掉的!你信不信,这一时我砍死你,下一时李治便有数不清的待选之人。”

    皇帝一步跳进来,说道,“诶,诶,爱妃,刀下留人!弟妹也不错!话又说回来,若此时仍是王皇后,你我又怎能放心离开兄弟?朕刚和兄弟说了,施政要宽猛相济,也许她是有些猛了,今后留意些便好了。”

    他对李治道,“兄弟,还不快扶她起来,”

    再对武媚娘道,“你看看!思晴做的就很不错,你看她都将你捆起来了,也没怎么凶猛。”

    李治上前搀起武氏,她脚麻腿软,无力地倚在李治身上,还说不凶猛。

    皇帝道,“思晴,弟妹终究是个皇后,可你却当着外殿几个谋乱奸人对她大声喝斥,你叫她尊严何存,那几个绑着的阉人看来一个也不能留了。”

    思晴道,“他们便是杖杀晋王妃的几个人,本来我也没想饶过他们!”

    皇帝道,“许魏安着实的可恨,去黔州重审舅父旧案时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将舅父欺到悬梁自尽。那朕想,我们不如还以其人之道,我们也找几个劈柴担水的粗使宫妇来,也扒光他们的衣服,将他们人人打至无形……爱妃你看如何。”

    皇帝说着,伸乌刀插入武媚娘身上的麻绳中,往后嗖地一拉,绳索崩断。

    武媚娘轻声道,“多谢皇兄数次不杀,德妃的教训媚娘已知错入心了。”

    思晴道,“正合我意,但我可不会去看他们有形无形,总之替晋王妃和萧淑妃出了这口气,便是替天下女子出了气。”

    皇帝喝道,“来人,去给朕找三十个有力量的宫妇来!别人不论,随她们怎么打,但务必将许魏安的脑袋给朕留个完整的,朕还要带他去焉耆!”

    不一会儿,身大力不亏的三十个宫妇便找来了。

    皇帝对她们道,“动手吧,就如你们平日劈木柴一样,把他们衣服都给老子扒干净了再打,他早年可侮辱过你们,”

    许内侍监和他的难兄难弟们,被三十个宫妇拖入石榴林,很快,痛不欲生的惨呼接连传来。

    “亲娘啊——求求你——啊——啊——娘,你就照我脑袋狠来一下,”

    “不成啊许监,你就给我做儿子也不成,”“啪!”“啪!”“啪!”,“王娘娘和萧娘娘都看着我呢,再说陛下有命不许打头。”

    “啪!”“啪!”“啪!”

    “娘咧……”

    “儿咂,你选棵石榴树吧,完事儿我可以把你埋下去益果。”

    “啪!”“啪!”“啪!”“啪!”“啪!”“啪!”

    “……”

    第二日,少府按时将三方金印铸好了交差,薛礼独得了两方。

    皇帝当着满朝文武,摘下了头上的翼善冠,郑重的、亲手将它给李治戴上,对他道,“这是父皇命制,仅此一件,朕将它正式交给你了!”

    李治知道,兄长这回再离开大明宫,多半不会回来了,他不怕当众失态,哭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马王对众臣道,“朕有些家事未了,只能再麻烦兄弟了,但又不能总叫他顶着皇太弟之名,今日便算扶正吧!”

    在长安的所有大事都做完了,马王毫不拖延,说要走。

    薛礼已将长子丁山送过来,而他将与夫人柳银环共去辽东。

    马王要李雄,李壮,李威,李武与思晴带薛丁山、李弥的长子回盈隆宫,而他将和太尉李元婴去一趟西州。

    等李弥接到圣诏、再将儿子送到长安还需些日子,思晴便住到永宁坊去等,李雄、李壮四人说还想在大明宫玩玩。

    李元婴携带着安西都护的金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