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58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预留一章,尽快补上。

    “混账。”

    万圣公主勃然大怒,“这些混蛋妖魔怎可如此放肆。”

    丫鬟忙道:“不知什么人扬言,老狐王被天后谋害,小公主也被抓去。大伙信以为真,非要夫人出去相见。”

    万圣公主冷笑道:“就算千秋不在,还有本公主呢?我看谁敢放肆,随我出去看个究竟。”

    桃花夫人得到消息,也是心惊不已,急忙带着九灵仙姬出来查视。

    三女相见,神情不觉有些尴尬,桃花夫人奇怪道:“千秋之事,到底是谁走露的消息?”

    万岁狐王遇害,除了三位夫人也只有天后知晓,如今天后已逃之夭夭,九灵仙姬则一直呆在桃花夫人身边,寸步未离,两女自然把怀疑的矛头对准万圣公主。

    “怎么?大姐又要怀疑我不成?”

    万圣公主深知强辩无用,又无法自证清白,对桃花夫人的敌视只能听之任之。

    桃花夫人压下心中不快,强笑道:“当务之急,是要遣散洞中的宾客,免得夜长梦多,生出祸变。咱们姐妹多年,情深意厚,有什么误会说开就是了。方才言语冒犯,还望妹妹海涵。”

    而今洞中妖魔盘踞,万岁狐王去世的消息又不能公开,桃花夫人当然这时和万圣公主反目。

    “好说。”

    万圣公主嗤声笑道:“姐姐是一家之主,做妹妹的纵然有什么委屈,也应该咽在肚里,怎么敢怪罪你呢?”

    九灵仙姬接口道:“千秋虽然不在,咱们姐妹也不是好惹的,我倒要看看哪个妖王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拏云洞撒野。”

    万岁狐王久不露面,遇害的消息不胫而走,到贺的妖王洞主各怀鬼胎,都想得个实信。

    桃花夫人三人只得出来谢客,一众妖客见主人露面,喧嚷声才渐渐消歇下来。

    桃花夫人肃容道:“诸位都是老狐王的好朋友,不知我夫妇有何怠慢之处,让大家这般狂躁?”

    众人面面相觑,万岁狐王虽未露面,天狐世家积威仍在,何况天妖世家彼此之间渊源深厚,不是寻常妖魔招惹得起的。

    青眼虎干咳一声,上前道:“嫂夫人,为何不见狐王老兄。我等听说狐王被天后谋害,一时群情激奋,所以要问个清楚,便是为了给狐王兄报仇,以全交谊。”

    桃花夫人闻言脸色稍和,“虎王古道热肠,乃是拙夫最为敬重的朋友。就算别人不这么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欺侮我们孤儿寡母。”

    “如此说来,狐王真的被妖人所害?”

    青眼虎心头暗惊,万岁狐王寿元绵长,自有过人之处,青眼虎常向他求教摄生之法,骤闻万岁狐王去世,顿有些怅然若失。

    桃花夫人心知此事瞒哄不住,只有趁着青眼虎之流尚在,疏散宾客,处理后事。

    “家门不幸,拙夫误信妖人之言,反遭暗算。虎王德高望重,又是拙夫生前好友,还请为我们主持公道。”

    “嫂夫人放心。此事包在青眼身上。”

    傲无伤插口道:“大夫人,大家都是老狐王的朋友。老狐王不幸去世,我等深为哀痛。老狐王乃妖族前辈,誉满天下,理当风光大葬,尽享哀荣。”

    桃花夫人巴不得一众妖王洞主尽快提前,以免生出事端,若要治丧,势不免多所迁延。何况万圣公主已将花千秋遗体焚毁,想一睹遗容也不可能。

    桃花夫人推脱道:“拙夫素来节俭,寿元万载,死不为夭。生前早就叮咛过我们姐妹,身死之日不必厚葬重殓,大家的好意我们心领,事出突然,我们姐妹心中哀痛,礼数缺乏,还望诸位海涵。我就命下人准备资斧,送诸位回返洞府。虎王,此事还烦劳你代为安排。”

    妖族虽以力为威,也颇重义气。大约斗智斗力对团体之扩张必不可长,至于

    孔子说,‘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孟子说,‘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信、果也是一种道德标准,然而却不是最高的道德标准。但是总也胜过毫无道德。

    桃花夫人打算消财免灾,尽快打发一众妖王洞主离开。

    “大姐,这个青眼虎信得过吗?”

    九灵仙姬虽知青眼虎有些本领,却不敢完全信任他。但是她们三个又不适合抛头露面。

    “小墨,你不是青眼虎的部下吗?这事你代表我们姐妹监督青眼虎来办。只要他能将宾客遣散,我们姐妹定不会亏待于他。”

    万圣公主倒觉得明钦是可用之人,他为了搭救玉面公主,争取时间,敢和天后硬拼,算得上有勇有谋,又曾是青眼不快。

    桃花夫人原没把明钦放在心上,万圣公主推荐他倒让人意外,桃花夫人一时也没有更好人选,点头道:“就按你说得办。”

    明钦和万岁狐王也算有些渊源,虽然时移事易,在龙域两人几乎没什么接触,看他遭此惨祸,几位夫人又一副临深履薄的模样,不由心生恻隐,眼下只有先取得三位夫人的信任,再查究万岁狐王的死因和射日弓的下落。

    不过明钦身份是胡乱编造,和青眼虎素不相识,如何能在青眼虎面前不露破绽,却还是个难题。

    “夫人,不好了。出大事了。”

    万圣公主正要带着明钦和青眼虎商议。一个侍女闯进来报事,神情甚是慌张。

    “出什么事了,慢慢说。”

    桃花夫人娥眉微蹙,模样却还镇定,她曾是天族宫妃,遭到过亡国之祸,相比之下,眼前的危机对她来说还不算什么。

    “夫人,虎王死了。”

    侍女也知青眼虎是个要紧人物,突然死得不明不白确实让人心寒。

    “死了?怎么死的?”

    桃花夫人心头咯噔一跳,隐约觉得事态严重。她们三人刚刚委托青眼虎遣散宾客,他就死得无声无息。这分明是有人暗中和拏云洞作对。

    侍女答道:“虎王正和几位妖王洞主商讨老狐王的后事。中间上了一回茅房,不见回转,大家去寻找时,却发现他死在茅房里了。”

    青眼虎也算两界山有头有脸的人物,修为不弱,能无声无息将他击杀,必是绝顶高手。

    “莫非姓江的贱人还藏在洞中?”

    桃花夫人和九灵仙姬曾追踪天后,结果无功而返。天后若隐藏在拏云洞未去也不是没有可能。

    万圣公主沉吟道:“大姐,这事看来只有我们亲自来办。必须立刻遣散宾客,让图谋不轨之人无法混水摸鱼。”

    九灵仙姬接口道:“对,一个时辰之内,不肯离开拏云洞,便是我们的敌人。”

    青眼虎突然死于非命,必是有人想借机制造混乱。洞中贺客虽多,真正本领高强的也是少数,碍于天狐世家的威势想来也不会公然留难。

    “二妹,三妹,此事便有你们来办。一定要当心有小人暗中作梗。”

    青眼虎已死,一时无人指望得上。只有万圣公主和九灵仙姬亲自出马。

    两人出去查看青眼虎的死状,发现他面貌如生,表面并无伤痕,似乎到死都不知道有人暗算。

    九灵仙姬修为更胜万圣公主,她仔细查找青眼虎的死因,万圣公主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是不是千江派的功法?”

    万圣公主疑心天后藏在暗处未曾离开,如果青眼虎死于月轮相之类的功法,必是天后暗中动手无疑。

    九灵仙姬微微摇头,修行者法门众多,制人死命并非难事。她虽然出身天狮世家,见多识广,一时也难以料定青眼虎如何送命。

    万圣公主和九灵仙姬要按照原定计划尽快遣散众人,不料青眼虎的随从冲了出来,声言要找出凶手,为青眼虎报仇。

    “两位夫人,我家虎王死得不明不白,还望夫人主持公道,查明凶手,为我家虎王报仇。”

    青眼虎的随从一个个热泪盈眶,神情激奋,万圣公主和九灵仙姬却大感为难,若要查找凶手,则凶手没有找到之前任何人都有嫌疑,都不可放出拏云洞,这和她们的意愿自是大相径庭。

    万圣公主将明钦招到僻静之处,“你不是青眼虎的部下吗?他那些随从你都认识,快点想办法说服他们了结此事。”

    “这个……”

    明钦迟疑不言,一来他的身份有假,二来这些人一副决不肯善罢干休的架式,恐非言语所能说服。

    “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可不可行?”

    “什么办法,快点说来听听。”

    万圣公主眸光一亮,青眼虎是花千秋生前好友,又是听从她们之意处理此事,如今死得不明不白,若没有一个交待,莫说他那些随从不答应,势必会影响拏云洞的声誉,将来无法在两界山立足。

    “惟今之计,只有将事情推到天后身上。”

    “你的意思是……”

    万圣公主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万岁狐王既是天后所害,加一个青眼虎也说得过去。

    “可是三妹没有在青眼虎身上找到千江派功法的迹象,说是天后所杀,恐怕难以取信于人。”

    明钦低声道:“我们可以找人假扮天后,装作向拏云洞寻仇,不肯离开的都有性命之忧。介时人人自危,自然难辨真假。”

    “好计。”

    万圣公主暗暗点头,打量着明钦道:“看不出来你小子倒是心狠手辣。”

    明钦哑口无言,为了震慑人心,说不定真要杀几个妖王洞主,天后害人在先,栽到她头上不算太冤,有人无辜遭殃恐是不可避免。

    “姓江的贱人神通精强,想要装扮的像非三妹莫属,这事还要和她商议。”

    万圣公主召九灵仙姬商量如何行事,将明钦的计划和盘托出。

    “让我假扮江超影?”

    九灵仙姬甚是犹豫,她是天狮世家之人,素来不喜欢藏头露尾。但是洞中宾客鱼龙混杂,敌友难明,自然不能用武力硬赶。

    万圣公主知道九灵仙姬的难处,劝说道:“三妹,你只要装扮成江超影,露上几面。或者杀几只鸡犬留下字迹,达到震慑人心的效果便可以了。”

    “也只好如此了。”

    九灵仙姬叹了口气,能将众人惊走少些杀伤也是好事。

    “等等。此事还有一些关节需要仔细。”

    明钦想到一些要紧之事,“江超影手段虽高,凡事总有例外,此来前来道贺的妖王洞主未必都会被她吓退。而且青眼虎很可能不是江超影所杀,那真正的凶手隐藏在暗处,也会破坏我们的计划。”

    万圣公主点头道:“没错。贺客中有很多是梼杌山的人,或者和傲狠渊源很深,很可能趁火打劫。我怀疑青眼虎的死和他们有关。”

    如此说来桃花山三妖嫌疑颇大。

    “我相机行事便是。”

    九灵仙姬和万圣公主不甚和睦,可能两人地位相当,正是对手。桃花夫人不过是亡国宫妃,身世远不能和她们相比。

    万圣公主看着九灵仙姬的背影若有所思,“小墨,你跟我来。”

    万圣公主抓着明钦的手臂转入后洞,明钦不明所以,万圣公主也不解释原因,倒让他一头雾水。

    花千秋精通机关阵法,洞中布置大有玄机,这却难不保万圣公主,她专挑幽僻静谧的小路疾行,不一刻来到桃花夫人的居处。

    只见楼阁中灯火透亮,纱窗上映着桃花夫人的身影,独坐叹息,似乎有满腹心事无人诉说。

    万圣公主低声笑道:“小墨,你帮了姐姐的大忙,今番姐姐就投桃报李,成就你一桩美事。”

    “什么?”

    明钦不明所以,一时猜不透她的用意。

    “你听我安排就是了,姐姐绝不会害你。”

    万圣公主闪身掠到窗外,桃花夫人跟随万岁狐王修行多年,神通虽非绝高,也非泛泛之辈可比,登时有所警觉。

    “谁?”

    万圣公主纤手一扬,打出几枚银针,细如牛毛,疾如飞雨,透过纱窗刺入桃花夫人身上要穴。

    桃花夫人刚要起身,顿觉得浑身酸麻,动弹不得,遂又坐了回去。

    “万圣,你要干什么?”

    桃花夫人心头暗惊,她和万圣公主姐妹相称多年,知根知底,万圣公主的龙涎针淬有奇毒,十分狠辣。

    万圣公主推窗而入,冷笑道:“你这亡国祸水,当年蛊惑君王不思朝政,国破身亡。现在又来害我的花郎。还想赶我出门,独霸他的家产。”

    “你……一派胡言。”

    桃花夫人气得浑身发抖,偏是受制于人,无法动弹。

    “小墨,你过来。”

    万圣公主朝明钦招了招手,“这妖妇虽然品性不良,却惯会勾引男人。你给我好好收拾她,拿出你的威风来。”

    明钦面孔一红,想不到万圣公主和桃花夫人争风吃醋,却有这种好事掉到他头上来。

    桃花夫人玉骨丰肌,浑身雅艳,无怪有亡国祸水之称。

    桃花夫人心中害怕,咬牙切齿的道:“万圣,你如此害我,本夫人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万圣夫人狠呸了一声,“死到临头,还敢嘴硬。落到我手里,做鬼都别想翻身。”

    “你还不动手,要不要姐姐给你来两针助助兴。”

    万圣公主似笑非笑,说着在明钦背上一拍,明钦猝不及防,顿觉得后背一麻,一股燥热之气翻涌上来。

    万圣公主的龙涎针药性奇特,刺入灵窍要穴,效用甚广。

    一阵疾捷的脚步声忽从门外传来,万圣公主心头一动,低声道:“有人来了。快到床上去。”

    万圣公主挟起桃花夫人放到绣床上,解下床幔,又招手明钦一起躲了上去。

    明钦心头砰砰直跳,或许是龙涎针刺穴的效果,他只觉得血脉贲张,有种江河决堤的感觉。

    “大姐,你休息了吗?”

    来人正是九灵仙姬,她和万圣公主商议之后,前来向桃花夫人汇告。

    万圣公主撕开桃花夫人的衣裳,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道:“你知道该怎么说?若让九灵看到你现在的模样,怕是难以洗脱背夫偷汉的罪名。”

    桃花夫人低吟了一声,虽然绣床还算宽大,挤了三个人也几乎没有转身的空间,何况万圣公主的龙涎针极为歹毒,扎得她浑身无力,香汗涔涔,神思一阵昏沉。

    九灵仙姬敲了敲门,不闻桃花夫人答应,推了一下房门应手而开。九灵仙姬看房中灯光亮着,遂推门而入。

    “大姐,你在吗?”

    九灵仙姬看到帐幔后面影影绰绰,应该是桃花夫人无疑。

    桃花夫人隐约感到九灵仙姬走上前来,生怕她揭开床帐,连忙轻唔了一声。万圣公主和明钦缩进被底,盖住头脸,难免有些紧张。若真被九灵仙姬当面戳穿,恐不免一场恶斗。

    “大姐,你怎么了?身子不舒服吗?”

    九灵仙姬听到桃花夫人声音有异,快步上前,便要拉开帐幔。

    “别——”

    桃花夫人心惊胆颤,霎时间心中千头万绪,九灵仙姬是她的得力臂助,得她之力稳压万圣公主一头。眼下的光景若被九灵仙姬看到,即便她是遭人暗算,势不免和万圣公主两败俱伤。

    “三妹,你找我何事。我本来已经睡了。样子有些难看。”

    九灵仙姬闻言释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是桃花夫人这样的绝代佳人,但毕竟红颜易老,随着年岁渐增,美丽的妆容少不了精心修饰。桃花夫人既已睡下,不愿让她看见也是情理中事。

    “我和二姐查视青眼虎的死因,据我估计应该是中毒而死。不像是江超影下了手。但是二妹让我假扮江超影吓退洞中宾客,大姐看此计是否可行?”

    “让你假扮江超影?”

    桃花夫人落入万圣公主掌控之中,三人同榻共衾,在被底打得火热,桃花夫人亦是虎狼之身,如何经得起这般折腾。

    “那就……听她的吧。只要遣散那些宾客,免生事端便好。”

    九灵仙姬点头应了一声,疑惑道:“大姐,你不舒服吗?”

    桃花夫人心头一惊,勉强道:“可能……有一点伤心过度。”

    九灵仙姬叹了口气,“事已至此,大姐也要爱惜身体。等遣散了宾客,我就去寻找江超影,救璇儿回来。”

    桃花夫人哦了一声,颤声道:“我……有些累了,你先回去吧。”

    “小妹告退。”

    九灵仙姬怔了片刻,转身掩门而去。

    听到九灵仙姬离开的脚步声,万圣公主才松了口气,露出秀发蓬松的螓首。

    “大姐,妹妹我待你不错吧。有什么好东西都不忘和你分享。”

    “你……无耻。”

    桃花夫人满面通红,但她早已是体软如绵,只能任人摆布。

    万圣公主咯咯笑道:“听说大姐未入宫前可是艳压群芳的花魁,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这些年千秋究心丹道,我看你早就寂寞难耐了吧?你我同病相怜,今日机缘难得,大姐可不要辜负了大好良宵,和三妹的一番美意。”

    “你说什么?”

    桃花夫人悚然一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万圣公主笑道:“三妹何等修为。岂会看不出你被中藏的有人。她不肯当面揭穿你,是顾全你的颜面。”

    “你……好毒的贱人。”

    桃花夫人没想到万圣公主算计至此,让她百口莫辩。

    万圣公主冷笑道:“在她心目中,你就是一个丈夫刚死,就迫不及待另结新欢的贱妇。今朝只是正巧被她撞破,你背后的苟且之事还不知有多少呢?现在只有我能证明你的清白,大姐,你不肯求我为你作证吗?”

    桃花夫人怒哼一声,她被万圣公主害到这步田地,让她开口相求自是绝无此理。

    “其实女人也就是这么回事,既然大姐不肯悬崖勒马,那就及时行乐吧。”

    “万圣,你我姐妹一场,你为何如此害我?”

    桃花夫人虽然恼怒万圣公主自作主张焚毁万岁狐王的遗体,说了些过激的话。也万料不到事情变化到这种地步。

    “十多天?还要这么久吗?”

    方娥绿蹙眉不解,众人失望之色也是溢于言表,原本以为射日弓出世之日已不远矣,但颜舜华身份特殊,深知射日弓的隐秘,她的话不由众人不信。

    这话无异于一盆冷水当头浇下,众人的热情不觉冷却许多。

    明钦笑道:“炼化射日弓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大家不必操之过急,连日劳累,今又天色已晚,便依夫人之言权且歇息,明日再作打算如何?”

    厉若莘忖思着道:“射日弓几已成形,大家纵然劳累,是否也应该派人看守,以免给妖人可乘之机。”

    为了炼化射日弓,厉若莘、方娥绿、颜舜华和明钦可说是殚精竭虑,几乎无所保留,眼看成功在望,若被险人所乘,实属可惜,尤其要提防落入傲狠及其党羽手中。

    “厉城主所言甚是。”

    明钦点头附和,“颜夫人,你看当如何分派?”

    颜舜华淡然一笑,“公子是天族大将,素有君子之风,我等都是弱质女流,由你值夜便了,又何必问?”

    明钦愣了一下,道术士中尽有不让须眉的巾帼豪杰,依修为而论,厉若莘、方娥绿得传日、月两曜法门,各有千秋,战力皆不在他之下。更别说颜舜华是娥皇转世,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和她们一起行事本无强出头的必要。

    颜舜华开了口,明钦却也不好推托,失笑道:“夫人吩咐,在下岂敢不从。”

    “有劳将军,我等先回去休息吧。”

    颜舜华绽唇微笑,众人为炼化射日弓,损耗过甚,都已疲极。当下便分头散去,各自休息。

    “射日弓是世间神物,觊觎者必多,将军千万小心。”

    临去之时,颜舜华不忘再三叮咛,大概是害怕他玩忽职守,倘有差池,可是后悔莫及。

    “在下定严加看守,不负所托。”

    话虽如此,倘若真有神通强横之人前来攘夺,明钦以一己之力恐怕也无力护持,不过介时颜舜华等人自会前来支援。

    诸女退去后,明钦便趺坐到扶桑树下调息,两仪气虽是天地生力,生生不息,这段时间摧炼射日弓不啻是一场恶战,他也不想浪费更多精力。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忽听得阴风飒然,暗潮涌动,明钦霍然一惊,不觉睁开眼睛,抬眼只见斜月在天,一鸟不鸣,有种异乎寻常的感觉。

    射日弓是日曜神物,昔年东皇归化,十金乌争立,东君用射日弓射杀九大金乌,堪称是日曜第一神兵。射日弓行将出世,光焰无法遮掩,灵泉庄又在两界山中,周边妖魔盘踞,四方妖魔闻风而动,确也不足为奇。

    明钦自幼修行,神识敏锐,很快就察觉到不同寻常之处。喊杀声突然从庄外传来,抬眼处,便见得火光冲天,山摇地动,一时间,四面八方似乎都布满敌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明钦悚然一惊,身形欲动,便想前去看个究竟。

    “将军哪里去?”

    一个女影飘然而至,却是惊雷山庄的少夫人徐芸。

    “夫人有何见教?”

    徐芸在惊雷山庄虽外表光鲜,却遭贯充凌辱,际遇甚惨。如今好不容易摆脱了贯充,甚不愿旧事重提。明钦也知机的绝口不提她往日身份。

    听外面的动静,分明有人攻打灵泉庄,不消说是为了射日弓而来。徐芸突然出现倒让明钦觉得意外。

    “你不能出去?”

    徐芸接道:“你去了,射日弓怎么办?”

    “射日弓?”

    明钦回头看了扶桑神木一眼,“颜夫人早说过,若有妖人攘夺射日弓,可先行撤离,妖人不懂得日月神力,必不能炼化射日弓,何足为忧?”

    徐芸摇头道:“将军何曾想过,通晓日月神力之人绝非只有厉若莘和方姑娘,两界山之大,妖魔众多,射日弓一旦落入傲狠掌控,炼化神弓又有何难处?到时我等想要回夺可是千难万难。”

    明钦皱眉不语,徐芸所言不无道理,射日弓几已成形,傲狠既知射日弓下落,纵然不能立即炼成神弓,也绝不容他人染指。颜舜华固然是一番好意,她总不能要求众人为了射日弓以卵击石,和傲狠之流死战。但明钦会齐厉若莘和方娥绿专为射日弓而来,眼看神弓唾手可得,拱手让人岂能甘心?

    徐芸见明钦面有难色,宽慰他道:“颜夫人、厉城主、方姑娘和我姑姑都在设法抵御强敌,将军不必担忧,早点炼化射日弓才是上策。若有射日弓在手,便是傲狠亲至,又何足为惧?”

    射日弓号为‘射日’,却是名符其实,但射日弓究竟威力如何,谁也没有见识过。话说:‘神兵利器,惟有德者居之’。神兵择主,多能通灵幻化。是以神兵利器颇能提升修行者战力,使之如虎添翼。

    明钦迷惑道:“但是厉城主和方姑娘不在,没有日月神力,如何炼化射日弓?”

    炼化射日弓需赖日月神力,颜舜华神通莫测尚且难以为力,明钦的两仪气虽然起了一些作用,如今无所凭借,也莫可奈何。

    徐芸从容笑道:“将军有所不知。射日弓已然成形。只需斩断地气便是,这对将军并不困难。”

    扶桑神木深植地下,不知历经多少年月,射日弓既是神物通灵,也颇类似炼体士的化物重生,如今汲引了日月神力,形体已化,颜舜华说炼化射日弓还需要十多天也许只是保守的说法。

    “将军莫非还不明白,日月神力并不在于多少。譬如人族生育,瓜熟蒂落,何曾有一定之准,只不差误太远而已。神兵认主,若依常理,拔取射日弓之人便是神兵之主,将军可不要当面错过。”

    徐芸家学渊源,知道一些射日弓的特性也不奇怪,但她这番话分明鼓动明钦将射日弓据为己有,他岂会听不出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修行者对神兵利器的渴求无庸讳言,甚至为之不择手段,反目成仇,也非稀见之事。

    苏秦说:“贫穷则父母不子,富贵则亲戚畏惧。人生在世,势位富贵,岂可忽乎哉!”可说是道出了世俗社会的实相。

    修行者苦心孤诣,艰勤修持,看似超然物外,没有多少是清心寡欲的。为修行而修行,虽被视作修行的最高境界,实际是难以成立的。假如人无欲求,大可一事不做,何必修行?李白所谓,‘含光混世贵无名,何用孤高比云月?’古史上有一辈德操高尚,超逸物外的贤者被视作好名之人,虽未必尽实,这些贤者恐怕也无以自明。不好名之人如何能青史留名?不过人世终究欲求终究有正当不正当,或境界高下之分。

    苙翁所谓好色非病,他人有美妻美妾垂涎觊觎固然不可,自己有美妻有妾而好之又有何不可?

    孔子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我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好德、好义比之好利、好色无疑对社会好处更大,是以能得推崇称许。

    “将军莫非不信我的话?家父汉唐公遍读道经,乃是不世出的道术奇才。徐芸虽然不才,多年来熟读家父遗书,对于道术界佚闻传说颇有所知。将军岂不知当取不取,必生后悔。归义夫人心思难测,将军非她之敌,不乘乱取利又待何时?”

    徐家和归义军颇有渊源,徐方思亦有才名,甚得颜舜华礼遇。但双方也非同根连气之人,徐芸忽生反侧也不奇怪,不过她再三鼓动明钦窃取射日弓也让他心中奇怪。

    明钦并非毫无欲求之人,但他素来谨慎,深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窃取射日弓干系非轻,如今强敌环伺,他和颜舜华本属同仇敌忾,若因此反目成仇甚是不智。毕竟他不知射日弓到底有何等威力,纵然夺得射日弓,没有箭支发挥不出威力也是枉然。

    “将军于我姑侄有救命之恩,之前颜夫人所言不尽不实,恐是另有打算。将军既然是为射日弓而来,神弓今已出世,将军不挟之离开,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