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4.6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防 盗   购买比例30% 24小时 即可看到正常内容   寅时

    客栈屋檐底下两只灯笼若明若暗, 缓缓荡荡, 云层散去, 静谧无声。

    “啊───”

    尹毅醒了。

    声音就在隔壁。

    那声惨叫, 打破了寂静。紧接着,接二连三的声音传来,有尖叫,有哭泣。

    年阿秀也醒了,她搓着眼睛打了个哈欠含糊不清地说:“好吵, 好困!”

    尹毅说:“睡吧。我去外面看看。”离天亮还远,这回估摸不是什么好事。

    年阿秀依言,翻了个身,把眼睛眯上了。

    尹毅起身, 把衣服穿上。

    他回头, 看见年阿秀已经熟睡过去了。

    隔壁熙熙攘攘, 一堆人围在那里, 每个人脸色都不好。

    “怎么会这样?”

    “这……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好吓人啊!”

    “这也太惨了!”

    他出门把房间反锁, 踱步走去。

    门口被人挡住了,但他还是看见了。一个女子躺在床上,胸前有一把大刀,直击要害。

    床上还有一女子在她旁边哭哭啼啼。

    “姐姐……”

    旁人也只是围观看热闹,哪里敢上去, 万一成了嫌疑犯怎么办?

    掌柜站在里面, 显得惊慌失措。店里突然发生这样的事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尹毅走进去, 他问掌柜:“上报官府了么?”

    “已经让店小二报了。”

    回答他的是一个体型健壮的男子, 看起来并不是中原人。

    尹毅在掌柜耳边道,“等官府来了再说吧,你去把客栈大门关上了,不要让任何人走了。”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所有人都是嫌疑犯。

    “好好,我这就去。”

    死去的女子安静祥和,模样和睡着以后无差。

    尹毅这才发现,死者和床旁那位女子生的一模一样。

    原来是双生花。

    屋子里有五个人。他们表情凝重眼里透着悲伤,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围观的人开始还在议论纷纷,渐渐的也就散了,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毕竟,事不关己。

    这里离衙门尚远,店小二一时半会儿不会到。

    尹毅也要转身要回去了。

    “我以为公子会想了解一下情况的。”一个长相偏女气的男子道。

    尹毅停下脚步,“一切等官府定夺。”

    一旁站着的女子呵嗤道,“等官府来了他们定说是我杀了小仙!”

    尹毅回头看了她一眼。

    那女子继续道,“毕竟cha在她身上的刀,是我的。”

    所有人一时静默。

    小男童扯了一下那女子的衣袖,“不是你杀了小仙姐姐的。”

    那位长相偏女气的男子道,“叶子,我相信不是你干的。”

    在床边那位女子大声道,“萧山!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感情用事,不是她还有谁杀了姐姐!”她转向那位体型健壮的男子道,“赫达,你也觉得不是叶子干的?”

    赫达有些为难,他没有说话。

    尹毅道,“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你们之中都有可能,相互的猜忌只会平添麻烦。”

    气氛一下僵到了极点。

    尹毅转身走了。

    回到房间后,尹毅没有睡下。

    他把东西行囊收拾了一下。

    年阿秀买了不少小玩意儿,昨天回来的时候衣袖里被她塞的满满的,手上还拿着零零散散的东西,其中就有一个风筝。

    风筝是蝙蝠状的,看起来很喜庆。只是有些小,线很细容易被扯断,不知是不是被讹了!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今天午时之前就可以回家了。

    方才离开后,他被掌柜悄悄的叫去了。

    掌柜把知道的事情说给他听,让他分析分析。

    他说,那些人都是耍杂技混江湖的。昨天晚上客栈爆满,他们六个人住的一间房。

    那些人原本都不是一路人,据说两年前才凑在一起讨生活的。

    尹毅沉思片刻后道,“不知道。”

    他的确不知道谁是凶手。

    见掌柜很是着急的模样,尹毅淡淡地说:“凶手无非是那屋子的人,错不了。”只要找到蛛丝马迹,凶手就可以露出马脚了。

    掌柜感慨说:“明明都是朝夕相处的同伴,何至于要这般……”

    尹毅没说话。

    他生平见过的死人太多了,所以他知道,有时候杀死一个人可以不需要多大的恩怨情仇。一个小小的理由就够了,或者,根本不需要理由。

    太阳从东边升起,西边一弯浅月还未落下,远处隐约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客栈门外传来了声音。

    官府的人终于来了。

    许是因为睡不惯客栈,年阿秀没睡多久也醒来了。

    尹毅已经替她备好热水洗漱了。

    她迷迷糊糊道,“为什么刚才那么吵,你说你去看看发生了什么,看见什么了吗?”她觉得应该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尹毅面无表情地说:“没什么。”

    年阿秀更加好奇了:“没什么到底是什么呀?”

    隔壁里隐隐传来了审问的声音。

    那人拔高了音量问:“你们都是什么人,姓甚名谁?昨天晚上究竟怎么回事,你们这些个一定要好好给我交代清楚!”

    年阿秀看了看尹毅,“我要去看看!”

    尹毅直说道,“隔壁死了一个人。”

    “诶?”

    “是一个姑娘。”

    年阿秀恍然:“哦。”她表情有些严肃起来了,“原来是有人升天了呢。”

    “嗯。”

    年阿秀又重复,“我要去看看。”

    尹毅不阻止了,既然已经和她说了发生什么,她还想去看便任她去吧。只要不吓到她就行。

    年阿秀自己把衣服穿好,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才敢下地。

    隔壁

    知府大人临时有事去了东厂,孔行东作为捕头自然担起了衙门的大小事宜。

    孔行东问,“赫达,南蛮人?”

    赫达回道,“对。”

    孔行东若有所思,“平日里耍杂技,谁是你们的头?”

    赫达说:“是我。”

    孔行东有些讶异,一个南蛮人让几个中原人服帖并非异事。

    他问:“你们平日里可有不愉快发生过?”

    赫达说:“小吵是不可避免的,都是因为表演的事。基本上没什么大事,大家亲如家人。”

    “小仙姑娘死前可有什么异样?”

    “没有,她平日里性子温和,没什么异样。昨天她还体贴的让我们都盖好被子,别着凉了。没想到……”

    “昨天晚上睡觉前确定门是关紧的?”

    “是的。”

    “要准备去哪里表演?”

    “下一路是江南,过年了那里会热闹的多。”

    孔行东点点头,把目光放向那位叶子姑娘身上,他问:“这刀是你的吧?”

    叶子没好气说:“是我的!”哼,接下来该说她就是凶手了吧。

    “昨天晚上入睡前你把刀放哪了?”

    “就放在床上,我旁边。”她的刀从不离身。

    “昨天晚上包括这个小童有四个人睡床上的,其余两个男人睡哪?”

    萧山说:“还能睡哪?趴桌子上呗!”

    孔行东又问:“是谁第一个发现她死的?”

    赫达说:“是小花,小仙的妹妹。”

    小花又开始忍不住流泪了,“半夜我醒来,手搭上姐姐身上,就发现……”

    她哽咽的没往下说了。

    孔行东问完了。

    他理了理思路。赫达和萧山一同趴睡在桌子上,想来都不会睡太熟,只要有一人稍微一动彼此就可以察觉到了,更何况还要拔刀。

    所以这两人排除。

    床上睡了四个人,不算是太拥挤,只是刚好够。如何在短时间内不动声色的把人杀了又不让人发现?

    刀是叶子姑娘的,她的确是最有可能杀人。在赃嫁祸的行径也太明显了,只要稍微有点脑子都不会让自己陷入困境。但也不能因此排除是她。

    小花姑娘和死者是至亲姐妹,虽说她的嫌疑最小,但还是不能排除。

    小男童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看起来和这事半点不沾边。他这么多年跟着知府大人办案,发现往往最不可能的却最有可能。

    唉,真是伤脑筋。

    周围安静极了,所有人都在等他发话。

    “尹毅,我的头发好像没有梳好呢!”一个脆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孔行东一愣,他没有听错吧?

    尹毅?!

    他回头,看见来人,是一个女子和一个男子。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