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进行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低头扁着嘴不说话了。

    “哪能呢。”张衡还是笑面虎的样子,一面打着哈哈,“我倒是只和有家室的人做生意。毕竟那些单身汉你也知道的。心里没个牵挂,始终是亡命之徒。”

    话倒是在理,冷墨轩聚拢的眉峰稍稍舒展,“算了别谈这些扫兴的事。这次要是能成,可就要多谢横哥了。”

    “别介,谈不上谢,这不都是合作互惠嘛。”张衡果然是个人精,无论是褒贬一律油盐不进。

    这下可就棘手了。

    沈清芷没去听几个人的说笑,她的视线停留下靠在冷墨轩身上的夏纯一下,又转过去看外面。

    直升飞机已经到了很高的地方,刚才不觉得,现在往外一看,下面林林总总的建筑物如一张大网一般络在地表上,沈清芷的双腿有些发抖。

    脚下一阵踩空的虚弱感。沈清芷别过脸不去看外面,转眼问道机舱里难闻的汽油味,不由得一阵干呕。

    脑袋传来的眩晕感不禁让她想起了小时候的一桩事。

    那时候她还没怎么有恐高症,顾宥辰正好住到沈家来,因为无人搭理而和她终日为伴。

    沈家的后院有一个算是小型的游乐场,是供家里这几个小孩子玩的。

    里面有一个滑滑梯,因为实在是太破旧了也没怎么修缮,一直搁在那儿,再加上沈清雅不怎么喜欢玩这个。

    某天沈清芷趁沈清雅不在(当时沈清柔还很小),就拉着顾宥辰过去玩。

    顾宥辰眼睛看不见,倒是对这一切都好奇得很。

    沈清芷充当他的眼睛,教他一点点地去接触画画图,还给他描述完整的形状。

    那天下过雨,上面有点滑,单数这并不妨碍两个小孩子得到玩具的喜欢。

    他们两个人一起爬上去。沈清芷一直紧紧的撰住顾宥辰的手,手心的信任感和温暖让她原本没有希望的人生也开始明亮起来。

    这么多年沈清芷一直忘不了顾宥辰,也是因为顾宥辰是过去那段灰暗时光里不可磨灭的光。

    两人慢慢地一点点的爬上去,没想到滑了两三次之后滑滑梯就因为年久失修出意外了。

    正穿过中间那个小通道然后转过去滑下去时,顾宥辰从中间塌陷的抵挡一不留神就摔下去了。

    手心紧撰着的温暖硬生生地被夺去。

    沈清芷警觉地回头,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她一个人站在几乎已经完全坏掉没有任何踏足之地的滑滑梯上,因为太害怕直接哭了起来。

    她在上面孤立无援,找不到下来的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如她岁月里每一个时刻。

    顾宥辰摔在地上被破掉的滑滑梯给打着了,手臂上全是伤口,脸上也刮了几道口子。

    顾宥辰是不能来救她的,年幼的她正因为深知这一点,所以才会害怕得大声哭泣。

    最终她还是在摇摇欲坠的滑滑梯上掉下来的。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明明是不高的滑滑梯,她也觉得万分的可怕。

    从回忆里拉回思绪,身体已经控制不住地回到了那年的那个雨天。她孤立无援,手脚冰凉,绝望的看着自己站在滑滑梯的残骸之上手足无措。

    手指紧紧的抠着抓着的门框,就算是感受到了疼痛也还是没有住手。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