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纪元之序】上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笔下文学【 www.bqg8.cc】,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showmn5();</script></div>

    <div align="center"><script src="/Ads/txttop.js"></script></div>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div>

    金色巍峨的一城,伫立了一座座耀着灿光的宫殿,生世难灭,恍如延续了万古而不朽。

    “小五!”

    远处飘落一个女子,鹅粉的衣衫裹住了那诱人的身姿,腰间那一条晶光闪闪的玉绫勾勒出了一种凹凸有致的魅力。

    只不过在那女子精致的小脸上却嘟起了嘴,柳眉微翘,一副十分生气的模样。

    “依依姐,想要拿回这个东西可得追上我再说”

    一道金色光划过,恍如穿梭了时与界的阻隔,一会儿便到了远处。

    “等下非得好好收拾你!”

    女子一步点地,仿佛点在了湖面一般,泛起了微微的涟漪,随后刹那便消失在了此间。

    巍峨的城中,两道流光穿梭,金芒之中身影笑着看向后方追来之人,大大的眼睛闪出了一丝狡黠的光。

    “咦,人呢?”女子落在一处,双眸看了看四方,心中十分的诧异。

    她自信只要再一会儿便能抓住那可恶的调皮鬼,只是突然之间失去了他的踪影,这种情况还是她第一次碰到。

    “依水儿?”天际的一端,一驾流光响着浩荡的宏音而来。

    金色的巨车耀动着璀璨的光芒,在其前方,那是两头金猊,狰狞的面容泛着滔天的凶威,只是随着车上主人的一音平息了下来。

    古车的速度缓缓的减慢,最终停在了一个如仙的女子面前。

    “二殿下”女子神情一惊,急忙颔首轻身一鞠,作出应有的礼节

    “五弟是不是又让你费神了?”座驾之中,一道平静的声音飘出,似乎看穿了一切。

    “多谢二殿下关心,小五只是不小心迷路了”依水儿低头答道,没有抬头去看那一人,不过她心中的波浪可不小,眼前之人的出现实在是连她都没料到的事。

    金猊吼声响起,拉动着这一驾辉煌的古车再一次前行,动静传遍了整座皇城,甚至是各域。

    “灵天域,赤海域,苍厄域,三域的叛乱竟然只用一年便被他镇压了…”

    依水儿听闻那古车远行的声音,方才抬起了头,俏脸之上显露了几分凝重。

    天地唯皇,万域共尊的帝都,或许会因他的回来而发生巨变,这是她心中不愿看到的事情,因为留给那一人的时间真的太短了。

    短的让她的心绪都难以平静下来,玉手拂动散出了涟漪,这是道生涟,拥有最为玄奥的力量,随着她的手而扩散了出去。

    只是她的眸随着时间的流逝显露了几丝黯淡,随后咬了咬牙,便向一处飞去。

    “混蛋,混蛋!”

    一处清泉小池畔的玉阁传来一个女子恨恨的声音,透露着不小的怒火。

    这是她的玉水鸾阁,万千金殿之中最为美丽的一阁,纵然是那一位无双的皇也惊叹此阁的布置。

    一物一件的摆放都得天地独厚,有莫名的力量流转,彷如集万灵之息于此间,蕴三千道法于一阁,有近仙之称!

    这可是仅次消逝在另一纪元的仙阁,她布置了好久才弄成的,可在她的面前,所有的物都巅乱了…

    万灵息消逝了,三千道法不见,仙境之力也不存,沦为了最为平常的一阁,让她怎能不生恨?

    要知晓,物序演仙之法,她只能布置一次,这一次还是蒙蔽了世间万域而为,而且那顺序在她的记忆中也唯有一次,一旦布完,那记忆将会彻底抹去,十分的神奇。

    因而,这意味着,这一次的打乱,将她所有的一切付之东流…

    所以,她望着此间,原先的恨淡了,转而滴下了泪水,呆呆地坐在那床边。

    “依依姐”一个稚嫩的声音从虚空透出,随后蹦跶出一个调皮的小孩直接蹿上那呆在一处的女子身上。

    两只小手环着那女子的脖颈,一副顽皮的模样。

    “你!”依水儿神情一惊,只是感觉到那气息之后,悲伤的脸颊上又浮现出了满满的恨意。

    “小五,叫你乱跑!”几条灵水划动,将调皮的小孩捆在半空,让他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脱困。

    “说,刚才怎么消失的,还有这里的事情!给我好好的解释解释,不然…哼”

    依水儿双手叉腰,酥胸一阵一阵的起伏,到如今她岂会不知道,自己的玉水鸾阁必定是面前这个小混蛋弄的。

    只是她有点奇怪,她的道生涟竟然没有发现这个混蛋,还有这玉水鸾阁可是跟她的神魂相连,若有什么动静必然第一时间知晓。

    只是这一切太过古怪,她竟回到了此阁后才发现这些,实在让她有点蒙蒙的。

    “咦?人呢”女子抬头,神情再次一愣。

    那是九天溪,乃是近仙溪水,世间无人可以这般轻松的脱困,何况还是在她的面前,这根本是在天方夜谭!

    “乱天道?!”一道晶莹的玉幕碎去。

    这是乱序的法,阻隔了她的力量,让她的感知发生了偏离,她的九天溪的确捆住了那小混蛋,只是让她误以为眼前之人消失了,骗过了她。

    若非她自信九天溪的力量,恐怕会同原先一样追出门去,这样一来的话就又让这个小混蛋趁机溜走了。

    “依依姐,我知道你不舍得打我的”小孩眨着无辜的大眼睛,一副弱弱的目光,让人望去十分的生怜。

    “你还说?!这可是我的玉水鸾阁,你,你,你!”

    依水儿似乎受不了那可怜目光,这混蛋天天用这套对付她,明摆着知道自己不能对他如何,太过可恨了。

    “算了,真拿你没辙,乱天道谁教你的?这总可以对姐姐说吧?”

    “我自学的”小孩扭了扭头,在床上蹦跶了几下,弄乱了不少。

    只不过他的这一话刚落又被眼前的女子拎了过去,拍了两下屁股,不断的哀嚎和哭喊。

    “自学的?你糊别人也就算了,在我面前还这样?”依水儿俏脸冰冷,显露几分不悦。

    小五虽然调皮,但从来不会瞒她一些事情,这可是乱天道,世间三极道之一,若是自学打死她都不信。

    “真的是我自学的”小五退了两步,看着眼前姐姐冰冷的面孔感觉有点害怕,略微颤抖了身子。

    女子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心中微叹,将那面前的小孩抱了过来,眼中显露了柔情去安慰他。

    她选择了相信,这是她的小五,天资无双,世间三极道算什么,若全摆放在他的面前,他都能学会。

    因此她在心中埋怨起了自己,只不过区区的三极道之一,自己竟然为了这个而发火,不免令她有点可笑自己。

    小孩缱绻在女子的怀中,枕在她的身上,笑容十分的美好,十分的舒服,这八年来,他一直如此。

    “依依姐,我长大了想要娶你”

    玉水鸾阁,静谧的气氛被一道天真的声音打破,让那阁中的女子证了好一会儿。

    “你才多大”

    “我八岁了!”

    “那你可知姐姐多少?”

    “嗯?十岁?”小孩眨了眨眼睛,天真的话语让那女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没有去回话,实在是被眼前之人的言语逗乐了,只不过她的双眸之中,那深处却有一抹叹息,隐藏的极深。

    怀中的小孩渐渐地睡去,依水儿将他轻放在自己的玉床之上,为他盖好了被子,随后收拾着四处这狼藉的东西。

    只不过在她收拾这一些东西的时候,在那角落的一处,那是一个盒子,一个十分不精致的盒子,粗陋的模样与周遭格格不入。

    只不过当她打开的时候,她怔住了,随后看了眼床上的一人,翘着嘴角,留下了泪。

    金色的皇城,绵延了万里,千数的宫殿都耀动着不灭的金光,金猊匍匐,孽龙不飞,在这里,所有的生灵都要低头。

    可这一日不同,金光虽然在耀,但此光只有一座宫殿在闪动,其余的宫殿齐齐的寂静了下来。

    孽龙飞天,上面站立了数千的黑甲之士,冰冷的长枪,冰冷的眸望着一处阁殿前行。

    “皇庭动怒,谁在此间触怒了天?”

    所有宫中的人都有这样的一个疑问,只是他们无法说出口,因为讳莫如深,或者说,不可言。

    “孽龙军都出动了,有仅次道天之下的存在吗?”

    “那是…玉水鸾阁?!”

    随着天际浩荡的凶威掠过,每一个人都难以平静,他们知晓了一些事情,孽龙军的方向是玉水鸾阁,那是近仙之阁,莫非是因为里面的那位?

    “皇尊诏令,玉水鸾阁破妄仙境,擒水灵仙子于皇庭伏法!”

    千名黑甲之士站立龙头,齐齐一吼,此音响遍了天际,让所有人都齐齐震动!

    玉阁没有回音,数千黑甲士再次一吼,若等他们吼到第三声的时候,这将会不同…

    他们不愿看到这里血流成河,也不愿看到里面的那一人发怒,可若真到那个时候,即便不愿,也只能出手,纵然这里的黑甲士或许打不赢她,但这是皇城,天地都要伏诛,即便是她!

    一道玉门缓缓的开启,里面走出一个女子,皇尊的诏令,她料到了这一些,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小五在睡觉,我不希望你们吵醒他”

    九天长河显化,流动着磅礴的水力,每一丝涟漪的微起都合了道的力量,数千黑甲之士齐齐被水流卷走,连同那挣扎的孽龙一般,消失在了一处。

    “我要一个理由”

    远处的金光炽盛了天际,从那之中传来宏大的一音,只是瞬间便让那泛着水仙之意的女子咳出了血,让周身的灵水都染了嫣红的色。

    “我会过来”女子咬牙,只是当她想要踏空而去的时候,却生生的被震了下来。

    她明白,这是对她的罚,要让她扛着罪一步一步的去那皇庭,那世间最恶的地方。

    “她是小五的护道人,也是他的姐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要过去!”一位宫装女子从听闻那天际的诏令之后就呆滞到了现在。

    她从未见过这种事情,依水儿可是她亲自所挑,世间第一位最近仙的一人,拥有水之无暇身与无缺心,道与天合,而且更是身具世间最强体质之一的太阴体。

    这样的一个女子,不说本身无双,她对小五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地方,便是那玉水鸾阁!

    可那一句诏令的话是什么意思,她不懂,也不明,因而要去一问!

    “十六皇子齐在,连庭间十老都现身了”

    皇庭之外,一个女子走来,身上着了不少血迹,只是这些血迹依旧难掩那无暇身与姿。

    她望着此间的数人,这些人她都认识,若说此间唯一缺少的便是那第五个位置。

    那是属于她的小五,十七位盖世的皇子,身居第五子的位置!

    “玉水鸾阁的仙序我们无法探寻到了”庭上一个老人沉言,牟光恍如要洞穿那一女子。

    只不过在他的眼中,看到的是一汪无垠的水,恍如要吞了他的魂一般,让他的额头都渗出了汗水,脸色震惊。

    “放肆!”

    “大胆!“

    “庭上敢动用诡术摄魂,你这是目无皇法!”

    几个老者怒喝,眼前之人实在胆大,当着众人的面都敢如此,简直是在犯上。

    “凭你们,还不配!”女子冷声,她是序列之人,世间唯有皇尊可以质疑,何人敢如此对她?

    “沧水域的域主已经封了你在的一宗,序列之名早已剥夺,如今的你,只是庭下之囚!”

    一纸蓝书浮现,显露了一字一句,可这一字一句在她的眼中,比所有的罚还重…

    “如今你还有何话要说?”一道金光打在那女子的腿上,只是并没有让她跪下。

    她的双眸依旧看着那蓝色的字纹,即便那字已经消失了很久很久,但她仍然无法相信。

    她的家乡背弃了她,沧水灵灵化星河,那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地方,缭绕着潺潺的水,可随着那一张蓝字纹,她再也回不去了。

    “还不跪下?!”三个老者动怒,一掌合天打去,终于让那女子弯曲了身子,跪在了冰冷的地上。

    “仙序为何会动,你是主序之人,应该知晓这一切!”

    庭上最中间的老者睁开了双眸,苍白的花发跟他的眸一样,显露了沧桑之感,还有一丝痛心。

    “物序演仙,此法毕竟是假的,成不了那真正的一序!”

    依水儿咬牙,她想要站起,只是这里的天似乎都压在了她的身上,让她没有一点力量,没有一点站起的力量。

    或者说,是刚才的那些蓝字,是这些触动了她柔软的内心,让她的道心不再完好,有了瑕疵,因而不复以往。

    “你在质疑皇尊的道?”数人惊怒,这是连他们都不敢言的事情,面前的女子简直不怕死。

    物序演仙,通过位列世间的奇珍去寻不朽法,这不朽便是仙!

    皇尊悟道,开创出此法,并穷尽了万域之力,方才在最近仙的一处布置了玉水鸾阁。

    而且更挑选了世间最具仙姿的一女看守,她便是依水儿,更是主序人!

    “你懂何为序吗?笑话”依水儿冷声,十分好笑的扫视在座的数人。

    在她面前探寻仙序,是他们在质疑皇尊的道,并非是她!

    “够了”天际响来一道宏音,所有的人齐齐一凛。

    那是皇尊显化,天地之间的道音,此事是他们没有处理好,竟然惹得皇尊再次出言,因此齐齐震动。

    依水儿看着那天穹的虚影,她咬着的唇滴出了血,皇尊的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