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6章 害人终害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老夫人见莫晚同意让小玉生下孩子,心里安定,现在剩下去劝说小玉的事情了。

    虽然莫晚同意了, 但是小玉这关并不好过。

    小玉是一个未婚女孩子,她有什么理由让她无名无份的为顾朗生孩子?

    老夫人为难说不出口陈嫂自告奋勇的主动说去当说客去劝说小玉,老夫人默许了。

    田小曼这心里非常的不平静,从医院回来后她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心里很乱,她要怎么办才好呢?平心而论她是舍不得这个孩子的,不只是因为这个孩子是她喜欢的男人的孩子,还因为她是一条生命,可是现在不是她愿意留下这个孩子的问题,是顾朗愿意不愿意让她生孩子的问题。

    自从发生那件事情到现在,顾朗已经很多天不回来了。她不是傻子,知道顾朗这是在躲避她,这些天看不到顾朗,她的心里非常的失落。

    今天查出怀孕她其实是高兴的,特别是看到老夫人一副乐哈哈的样子,她的心里有隐隐的期待,她的怀孕会不会改变什么呢?

    可是现在回到自己的房间冷静下来,田小曼为自己这个想法吃惊,她怎么可以这样卑鄙?

    顾朗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怎么可以有这种可耻的想法?还有顾朗那么他的未婚妻,怎么可能会因为她的怀孕有什么改变?她不要自欺欺人的抱着幻想还是现实一点,只是这个孩子是他的孩子,她真的舍不得!

    田小曼正胡思乱想着,门被推开了。陈嫂端着一个碗走了进来。“小玉小姐,你还没有睡啊?”

    田小曼点头,陈嫂把手来端着的碗递给她,“我看你今天晚饭都没有吃东西,给你煮了燕窝,你尝尝。”

    “谢谢陈嫂!”田小曼很感动。

    “谢什么,你现在怀孕了,得加强营养,我们照顾你是应该的啊?”

    听到陈嫂这样说田小曼神色黯淡下来了,加强什么营养,这个孩子能不能生下来还是个未知数呢。

    陈嫂在顾家这么多年察言观色的本领自然不是一般的高,见田小曼的表情知道她心里肯定很忐忑,她试探着问,“小玉小姐。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田小曼复杂的看一眼陈嫂。“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老夫人盼曾孙子盼了好多年了,可以说是盼星星盼月亮啊,你怀孕老夫人非常高兴,一到家给祖宗上香,到现在还乐呵呵的,我跟老夫人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见她高兴成这样子。”

    老夫人的高兴田小曼自然是看在眼里的,她沉默了一下,“既然老夫人这么喜欢孩子,顾大哥为什么不早点结婚给老夫人生一个曾孙子呢?”

    “这事情说来话长了。”陈嫂叹气,“你来这里时间不长应该不知道大少爷的事情吧?”

    田小曼点头,陈嫂把顾朗和莫晚的事情告诉了田小曼,田小曼这才知道顾朗的情竟然有这样的波折,她上次从顾朗哪里听说了一点点他未婚妻的事情,只知道他的未婚妻是个有孩子的女人,当时心里还觉得奇怪,顾朗这样的人怎么会喜欢一个有孩子的女人呢?现在才知道原来那个女人是顾朗的初恋,顾朗竟然为了她等了这么多年,竟然一点也不嫌弃她是离婚女人,是孩子的妈妈,这份感情真让人感动。

    有这样一个未婚妻存在,她完全不应该报半点的幻想,顾朗不会因为别的女人对她的未婚妻有半点改变的,田小曼心里非常的沮丧,又莫名的嫉妒起他的未婚妻,她怎么这么好命?

    “大少爷的为人你也看到了,重情重义,值得更好的女人他,可是他是认死理一直着那个莫小姐,莫小姐都是孩子的母亲了,他也不放弃,他一心追求自己的情,可苦了一心为他作想的老夫人,老夫人为大少爷可是操碎了心,这次同意大少爷和莫小姐在一起也是迫不得已,其实从内心来所,老夫人是多么的想要一个自己的曾孙子啊。” 陈嫂叹气。

    田小曼没有说话,她不是傻子,陈嫂巴巴的来找她说这话意思已经很明白,老夫人这是想要她生下孩子的意思,只是这样真的好吗?

    “小玉小姐,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是莫小姐和她的前夫感情曾经非常的好,要不是她的婆婆坏,莫小姐和她的前夫是不会分手的,现在莫小姐回国听说她的前夫经常去看她和孩子,他们有孩子,又互相着,复合的机会很大。”

    “他们复合了顾大哥怎么办?”田小曼一听急了。

    “感情的事情说不清楚,老夫人是担心这个,要是莫小姐和她的前夫复合,那大少爷怎么办?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大少爷的,老夫人可不想白白失去这个孩子,看她老人家唉声叹气的,我心里不好受,我想求你一件事,你能不能替大少爷生下这个孩子?”

    “我……顾大哥也是这个意思吗?”

    “大少爷还不知道你怀孕,不过他是那么的喜欢孩子,对莫小姐的孩子都那么好,你怀住的可是他的孩子,他当然也会喜欢。”

    陈嫂劝说,见田小曼并没有坚决的拒绝,她知道肯定有戏,“小玉小姐,我来找你是想求你一件事情,看在老夫人这么喜欢孩子的份上,你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吧。算是报答大少爷对你的救命之恩。”

    顾朗对她的救命之恩她无以为报,而这个孩子也是她想生下来的,田小曼犹豫下后点了点头。陈嫂见她点头,喜滋滋的回去报告老夫人去了。

    收拾了李天华,郭雅洁和文龙商量着离开江城去躲一段时间,霍展白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的让他们走,在郭雅洁和文龙还没有来得及动身时候,他们唯一赚钱的来源地美容会所因为涉黄涉毒被查封。

    文龙的妹妹文小惠因为是美容院的法人也被警方拘留,文龙和郭雅洁这下傻眼了,没有钱他们能往哪里走,文龙不能丢下妹妹,于是留下来四处打点准备救文小惠。

    可是这涉黄涉毒可不是那么容易打点,从前那会郭雅洁是市长夫人说话有人买账,现在文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生意人,谁会理睬他?

    文龙打听一圈下来发现这事情不好办,现在正逢江城严打,市委批示,这所有被查出涉黄涉毒的都会加重刑罚,文小惠因为涉黄涉毒可能要被判几年的刑。

    听说是市委批示的,文龙怀疑是江振东从中搞鬼,他把自己的怀疑和郭雅洁说了,郭雅洁也觉得这事情和江振东脱不了干系。

    她现在被江振东弄成这样,又被断了生计,郭雅洁恨从心起,你不让我好活我也不能让你好过,这些年和江振东一起生活,她可没有少握他的把柄,现在正好是用上的时候,郭雅洁写了一封匿名的检举信,寄了出去。

    几天后江振东接到了一直对他关有加的老上级的电话,老上级在电话里告诉他,出事情了,这回中央下来巡视组正好收到了那封检举他的信,他没有办法帮他了,让他好自为之。

    江振东一下子懵了,电话那头早没有了声音,可是他还握住电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老上级刚刚的提醒让他有了大厦将倾的感觉,这回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口中微腥,气血翻涌,江振东用尽全身的力气压制住破喉而出的腥味,兰姨见他一直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过来说了一句,“市长,你已经这样站了很长时间了,还是坐下来歇会吧?”

    江振东没有说话,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站着,兰姨伸手去扶他,耳朵里听到一声“噗”眼前红光闪过,一口鲜血从江振东的嘴里喷涌而出。

    随着鲜血喷出,江振东高大的身躯支持不住的倒了下去。

    “市长!快来人!救人!”兰姨惊恐的呼救声在别墅里回荡。

    莫晚听到消息快速赶往医院,兰姨站在急救室门口焦急的直搓手,看见莫晚来直抹眼泪,“好好的,接一个电话吐血了!”

    听说江振东吐血,莫晚心里也害怕,她握住兰姨的手安慰,“不会有事情的!”

    话是这样说,她这心里怎么能够安心呢?里面抢救的人怎么也是她的父亲,骨肉亲情血浓于水,这是无法抹去的。

    急救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医生走了出来,莫晚上前,“怎么样了?”

    “胃癌,晚期!”医生回答。

    “怎么可能?”莫晚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她瞪大眼睛看着医生,“会不会搞错了?”

    “不会搞错,江市长早查出是胃癌,只是一直瞒着家人,他不肯做手术,一直保守治疗,现在……”医生叹气, “现在已经到了必须要做手术的时候了,江市长年纪已经不小了,手术的风险非常大,我建议你还是和家人商量一下,看看要怎么做才好。”

    说完又指指急救室,“市长已经醒过来了,你可以去看看他。”

    莫晚迈着沉重的步伐进入了急救室,江振东已经醒过来了,看见莫晚眼中有泪光出现,“晚晚……我的女儿!”

    莫晚看见江振东的样子,鼻子一算,眼泪一下子滚了出来,“爸!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们你的病情?”这是她离开江振东这些年来第一次喊他爸,江振东神色激动,伸手握住莫晚的手,看着莫晚神似莫香菡的摸样,他的眼睛里滚下泪水,“这是我的报应,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妈!”

    “爸,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医生说你现在可以做手术……”

    “我不做手术!”江振东语气坚决的打断莫晚的话,马上他要被双规,他很清楚结局是什么,以其在牢里度过后半生,还不如这样死去,死对他来说无疑是种解脱。

    “爸,你听我一句劝,你的病情手术还能复原的。”莫晚尽量劝说。

    “晚晚,爸爸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的身体我清楚,爸做了这么多年官,一直以为自己很聪明,到现在才知道自己其实很糊涂,这样吧,你什么都不要说了,这是对爸爸最好的结局。”

    江振东的身体其实没有那么差,只是自从知道莫香菡是被郭雅洁害死之后,他这心里不是滋味,夙夜难寐老是想着自己愧对亡妻愧对女,这身体渐渐的垮了下来。

    莫晚听了江振东这话心里愈发的难受,父亲这意思很明白的是在懊悔,他这不肯做手术分明是在虐待自己,虽然从前他做了对不起母亲的事情,可是怎么说他也是她的父亲,她怎么可能看着他去死。

    “爸,你算为了我也得把手术做了啊?我的果果还等着你帮忙照顾,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他们等着外公照顾呢。”

    江振东微微的笑了,“晚晚,你能这样说爸爸真的很高兴,爸爸的身体爸爸自己知道,放心,一时半会还死不了,我一定会活到看见我孙子出生的时候的。”

    说着话门被推开了,霍展白走了进来,看见霍展白莫晚一愣,“你怎么来了?”

    “是我让兰姨打电话让他过来的。”江振东解释。摆手示意霍展白坐下,目光看向莫晚,“晚晚你和兰姨先出去,我和展白有话要说。”

    莫晚起身和兰姨走了出去,门关上后江振东长长的叹息一声,“我时日不多了。”

    “你安心养病,配合医生的治疗,会好起来的。”霍展白安慰。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今天找你来是有事情要和你说。”江振东长长的叹气,“我被双规了!”

    “你说什么?”霍展白大吃一惊。“什么时候的事情?”

    “正式通知还没有下来,不过应该快了,我找你来是想安排一下后事。”江振东神色复杂的看着霍展白,“晚晚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好好对她。”

    “我会好好的对她的,您放心。”霍展白保证,“您的事情我觉得没有那么严重,您也别担心,我会替你想办法打点的。”

    江振东摇头,“不用去折腾了!”

    他把莫香菡是被郭雅洁害死的事情告诉了霍展白,“我这段时间这心里后悔到了极点,都是我作孽,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那个贱人我本来要让她生不如死的,可是没有想到竟然让她逃了,这次出事估计和她有很大的关系,我现在这样是咎由自取,但是香菡不一样,她不能白死,这事情我寻思先不要告诉晚晚,你替晚晚把这仇报了吧!一定不要放过那个贱人!”

    霍展白点头,“放心,我不会放过她的!”

    “还有清歌的事情……”江振东顿了一下,“这些年她是那个贱人带大的,心思也和那个贱人一样歹毒,我知道她做了对不起你和晚晚的事情,可是再怎么她也是我的骨血……我希望你能够放她一马。”

    “这事情以后再说,你先安心养病。”霍展白却没有答应下来。见霍展白没有答应江振东神色复杂,最终只有重重的叹口气。

    自从那天晚上被陈大同撬锁进来奸了后,许丽华现在对陈大同是完全没有办法了,一走了之不现实,和他翻脸不敢,现在只有忍气吞声的活在陈大同的淫威之下。

    陈大同现在没有事情做每天有的是时间,白天去外面租了a片回来看,晚上等着变着花样的折腾许丽华,许丽华现在备受精神肉体双重折磨,她寻思着给陈大同下点药把他迷晕了好收拾,可是陈大同贼精,无论是水还是食物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