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9章 大结局(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许丽华重伤被紧急送进了医院抢救,刘兰芝和辛翠杰则被警察抓到了警察局。

    这边发生的事情很快莫晚知道了,郭雅洁和文龙被烧死。许丽华伤重住院,等待她的将是一辈子的牢狱之灾,当年害死母亲的凶手都一一得到了应有的下场,母亲大仇得报,莫晚这心里却没有半点的快乐,如果可以,她宁愿不要报仇,只愿意母亲能够活着。

    许丽华在医院经过医生的抢救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在医院经过几天的修养,她终于恢复了意识,恢复意识后的许丽华一门心思都是江清歌,她现在这副样子。不知道江清歌现在怎么样了。

    许丽华这一心念着江清歌,可是江清歌却并没有像她想念她一样的想念许丽华。

    郭雅洁和文龙的死让江清歌伤透了脑筋,郭雅洁和文龙死后江清歌变得一无所有,面对两个在嗷嗷待脯的孩子,江清歌厌烦不已,她本来是一个绝情的人,怎么可能会让两个对她无用的孩子拖累她,于是把孩子扔到了孤儿院一走了之。

    一个母亲这样狠毒真实出乎常人想象,还好霍展白早打听了孩子的父亲下落,把这事情通知了那个黑人,黑人和孩子做了亲子鉴定后把孩子从孤儿院带走了。

    两个孩子虽然没有母亲的疼,但是有父亲疼也不算太差,这样的结局虽然不是太好但是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江清歌把孩子扔在孤儿院后生活并没有得到改善。她之前本来是打算投靠许丽华的,后来知道许丽华也和她一样一无所有后,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许丽华也失去了利用价值,她自然是不会来看望许丽华的。

    许丽华这满心都是江清歌。却没有想到江清歌连面也没有露,她这心里真不是滋味,在医院住了几天后,她的身体不像之前那样虚弱了,许丽华尝试着给江清歌打电话,可是却无人接听。

    江清歌哪里有空子去理睬许丽华,现在的她没有钱可谓举步维艰,江清歌现在一门心思都是怎么弄到钱,怎么才能过上从前那样优越的生活。

    她从前花天酒地压根没有丝毫的上进心。又好逸恶劳惯了,让她找个工作上班自然是不可能的,江清歌思来想去决定去找江振东,江振东虽然被没收了所有的家产,但是江清歌可不相信江振东会没有打埋伏,说不定江振东私自藏有一笔财产没有被查抄出来。

    江振东本来是要被收监的,但是因为健康状况被保外医,江清歌以女儿的身份探视终于见到了江振东。

    江清歌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和江振东说了,边说边流泪,看见江清歌穿着朴素,一脸蜡黄,江振东心软了。他压根不知道江清歌为了见他故意在装扮和容貌上面下了一番功夫,以博取他的同情。

    江振东对江清歌是自己的女儿的身份是深信不疑的,当初郭雅洁带着江清歌回来时候他可是去做过亲自鉴定的,证明江清歌的确是自己的女儿。现在郭雅洁那个贱人身死得到应该得到的报应,江清歌是无辜的。

    江振东甚至想,江清歌的本质不坏,要不是被郭雅洁那个贱人带坏,她应该和莫晚一样是个善良的孩子。

    有了这种想法,江振东寻思着得帮江清歌一把。

    江振东的所有财产都已经被充公,现在唯一的东西是早前给霍展白的那些古画,那些古画当初说过是给莫晚的嫁妆,江振东寻思着让莫晚把古画让一副出来给江清歌。

    莫晚来医院看望江振东的时候江振东说到了江清歌,也提到了那些古画,意思是让莫晚把古画分一副给江清歌,要不给江清歌一些钱让江清歌能够衣食无忧的生活。

    莫晚对钱财看得并不重,不过江振东的这个要求却让她非常的愤怒,那些古画本来是许贤少的东西,被江振东无耻的占为己有,现在他竟然还有脸来问古画,莫晚忍不住问江振东,“说到古画的事情,我倒有话要问你,那些古画你一直说是家传下来的东西,事实真的是那样吗?”

    江振东有些尴尬,“当然是家传的,不然我哪里有钱去淘那么值钱的东西?”

    莫晚没有想到都这个时候了江振东竟然还狡辩,她一直忍住不说是不想让江振东难堪,但是今天江振东的言行实在是伤透了她的心,她冷笑质问:“那些古画是舅舅的东西,你觉得你有处置的权利?你把它们占为己有难道没有心虚过吗?”

    江振东被莫晚质问得老脸通红,压低声音央求,“晚晚,我只是看清歌可怜,她一个女孩子,身无分文的如何生存?你和她怎么也是姐妹,看在爸爸的面子上面给清歌一条生路吧?”

    莫晚被江振东的话激怒了,“江清歌是得了绝症还是断手断腿了?她好好的一个人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能去自食其力的找工作生活?”

    “清歌自小没有吃过苦,又被郭雅洁那个贱人教坏了,我寻思她改变也需要一段时间……”

    莫晚不客气的打断江振东,“她如果是成心改变,这个时候是她悔过的时候,我不觉得改变需要时间,人都是被逼出来的,江清歌有手有脚只要肯吃苦不会饿死的!”

    “你和展白那么多钱,反正也用不完,当时打发叫花子了!”江振东还试图劝说莫晚。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生来是高贵的,我不会因为钱多去帮江清歌,比她需要帮助的人多的是!我给她去挥霍还不如去帮助那些贫困儿童。”莫晚冷笑,“再说了,我也是一个穷光蛋,霍展白的钱和我没有丝毫的关系!”

    这次见面不欢而散,莫晚回去后气愤愤的,夏苏问她怎么了,她把江振东说的话和夏苏说了,夏苏气坏了,“你父亲真是无耻,当年也没有见他对你多关心,现在为了江清歌那个小贱人,他倒是舍得放下那块老脸,你不要理会他。和他这样的人生气不值得!”

    莫晚叹气,“我对钱财不看重,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如果江清歌诚心改过我会给她机会,可是你也看见了,她是多么无耻狠毒的一个人,一个连自己亲生孩子都舍得舍弃的人,她这心得有多毒啊?”

    “是啊,这样一个心如蛇蝎的人,有人同情才怪了,你父亲是被猪油蒙了心了。”

    坏人都受到了制裁,孙晋芳自然不用在医院里装病,她出院后来看莫晚,孙晋芳一心要挽回莫晚自然是用了不少的心思。

    来看莫晚的时候她亲自煲好了汤带过来给莫晚喝,孙晋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惯了,什么时候舍得亲自下厨,看着孙晋芳带着亲自煲好的汤来看自己,莫晚很感动。

    “你身体也不好,不要麻烦了,汤舅舅会煲给我喝的。”

    “这是应该的,你怀果果的时候我没有照顾你,害你吃了那么的苦,现在有这个机会,我这个当奶奶的怎么能够放弃。”孙晋芳满脸堆笑,把煲好的汤倒出来递给莫晚,“趁热喝了,对你和孩子都好!”

    莫晚见她这样说也不推辞,接过汤喝了几口,两人亲亲热热的说了一会话,孙晋芳提出让莫晚搬到霍家去她来照顾莫晚。

    莫晚知道她的意思,“我在这边住惯了,突然搬家会不适应的,等孩子生下来再说。”

    “晚晚,你给我一个机会吧,让我来照顾你生产,我保证会像妈妈一样疼你的。”孙晋芳请求。

    妈妈两个字让莫晚的眼睛有些湿润,嫁给霍展白这么多年,虽然一直喊孙晋芳妈,但是莫晚知道她从来没有用心接纳过自己,现在见她满脸的期待,说话语气真挚,她知道孙晋芳是真的真的想要弥补,可是现在这种时候她只能对她说谢谢。见莫晚还是不同意搬回去,孙晋芳满脸失望的离开了。

    晚上霍展白回家她和霍展白说了这事情,“儿子,你得加油啊,千万不能让莫晚被顾朗的拐跑了。”

    “妈,放心,顾朗不会拐跑我老婆的,我有信心让晚晚和我重新开始。”霍展白是信心满满,这段时间,他是明里暗里的去讨好果果和莫晚,连夏苏也不放过,莫晚对他的态度还是和从前一样,但是果果和夏苏却有很大的改观,夏苏开始和他不阴阳怪气的说话了,果果也开始叫他爸爸了,有儿子这个坚强的后盾在那里,相信和莫晚重头开始指日可待。

    “我看还是不要太乐观了!”孙晋芳却没有霍展白这样乐观。”放心吧,妈,晚晚不是那么心狠的人!”

    见儿子信心满满,孙晋芳也只好把心放下了。

    江振东现在是一心都是江清歌,担心江清歌受苦,见说服不了莫晚,指望能够说服霍展白,霍展白去看他,他又把和莫晚说的话对霍展白说了一遍,霍展白也被气坏了,江振东怎么可以这样厚此薄彼,本来他是不想刺激江振东的现在既然江振东这样执迷不悟少不得要把真相扒拉给出来了。

    郭雅洁当年在猫儿胡同可是出命的交际花,和无数男人有染,谁知道江清歌是不是江振东的种,本来这事情如果江清歌肯老实霍展白也不想去管的,现在既然江清歌既然这样无耻,少不得他要把江清歌的她吃点苦头,顺便也让江振东死心。

    霍展白取了江振东的毛发和江清歌的一起送去了鉴定所,几天后鉴定报告出来了,霍展白把鉴定报告送去给了江振东。

    看到鉴定报告上面写着的无血缘关系,江振东吐出一口老血,当场晕了过去。

    被医生抢救过来后江振东老泪纵横,自己这些年竟然替人养孩子,他真的是无法接受啊!只是当年他也做过亲子鉴定为何会和现在是两个样子?

    霍展白冷笑告诉他,当年亲子鉴定的样本被人偷换了,他拿到的压根不是他和江清歌的鉴定结果。

    江振东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偷换了鉴定结果,他恨得咬牙切?的时候,江清歌坐不住又来找他了,江振东看着江清歌进来劈头盖脸的扔茶杯砸过去。

    江清歌躲闪不及被砸了一头一脸的水,这一头一脸的水浇上去让她露了真面目,那些本来是为了糊弄江振东故意化的妆被水这么一浇全都花了,看见江清歌竟然这样来蒙骗自己,江振东气得差点又吐血。

    当下用手指着江清歌:“贱人,你给我滚出去!”

    “爸,你是糊涂了吗?我是清歌啊,是你的女儿清歌啊?”

    “滚!你这个贱人生的野种!”江振东颤抖着手。霍展白在一旁冷笑,“江小姐,你看看这个!”

    江清歌接过亲自鉴定报告看了一下,“这是谁的?”

    “是你和江市长的,你现在还觉得你和江市长是父女关系吗?”

    “这不可能?!”江清歌也懵了,她一直以为自己是江振东的女儿,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和江振东没有丝毫的关系。

    “怎么不可能?你妈郭雅洁当时在猫儿胡同可是出名的交际花,江小姐到底是谁的种有待考察,当然你也可以去问你的表舅舅陈大同,说不定他会知道你是哪个混混的种!”

    江清歌满脸通红,灰头鼠脸的离开了。

    许丽华的身体恢复得不错,听说许丽华身体好转,孙晋芳亲自去医院看望了她,许丽华看见孙晋芳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睁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孙晋芳不是已经成为植物人了吗?怎么会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用手揉揉眼睛,喃喃的自语:“我这不会是在做梦吧?”

    “你不是在做梦,我没有死活得好好的让你失望了吧?”孙晋芳嘲讽的笑。

    听见孙晋芳嘲讽的声音,许丽华这才知道孙晋芳是真的活着,她吓坏了,害怕让她马上开始狡辩:“我不是故意要那样对你的,都是郭雅洁,她握有我的把柄威胁我……”

    “行了,你用不着表演了,你干的那些恶事我都知道了!”孙晋芳打断她,一脸厌恶的看着许丽华。

    这个躺在病床上的女人是她一直视为最好朋友的人,都说医生是白衣天使,可是这个女人她不是天使,她是一条毒蛇,她占着自己的信任害得自己家宅不宁,害得自己的儿子和媳妇分离,害得自己差点死去。

    想起过去种种,孙晋芳恨不得把许丽华剥皮抽筋方能解心头之恨。

    “过去的我真是瞎眼了,竟然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信任有加,想想真是好笑啊,表面看起来美丽高贵的女人竟然如此低贱恶毒,和混混通奸,还和江振东也有一腿,除了害我,还害死了自己的亲姐姐,许丽华你这心肠怎么会这么黑。”孙晋芳质问?

    “我没有!”

    “许丽华,你别否认了,你的一切我都知道了,我今天来这里可不是来看你的,是为了看你怎么遭到报应的,顺便告诉你事情的真相,让你高兴高兴。”孙晋芳鄙夷的看着许丽华,要是这个恶毒的女人知道江清歌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看着孙晋芳鄙夷的眼神,许丽华低头不敢看她,孙晋芳虽然脾气不好又势利但是对她是真的好,每次有好东西都会想着分她一份,有什么知心话和烦恼也会找她倾诉,如果不是为了女儿的幸福,她是绝对不会去算计她的,许丽华虽然心虚,但是不觉得自己有错,她做这些都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如果再来一次她还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你费尽心思的帮助郭雅洁母女来算计我一家子的原因我已经知道了,你一定以为江清歌是你的亲生女儿吧?我告诉你,你错了,江清歌不是你的女儿,是郭雅洁的女儿,你受骗了!”见许丽华低着头眼神闪躲,孙晋芳厌恶不已,都说狗改不了吃屎了的德行,看许丽华的样子她知道她压根不会悔改,她说话自然也不用客气。

    许丽华哪里会相信自己会被郭雅洁利用,出声反驳:“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是不是以为你很聪明,是不是以为只有你能算计别人?”孙晋芳嘲讽的笑,“郭雅洁不比你蠢,你当年算计她的时候她早知道了,所以将计计的反算计了你一把!”

    “不会的!她不会知道!”既然孙晋芳都知道了许丽华也不想再伪装。“陈大同不会这么狠心送走自己女儿的!”

    “哈哈!许丽华,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你当年算计郭雅洁和江振东被郭雅洁发现了,那天晚上是你和江振东上的床,你生下的孩子压根不是陈大同的,你明白吗?”孙晋芳冷笑,“都说机关算尽太聪明,想想你真是可悲,竟然为了别人的女儿甘当嫁衣,被郭雅洁利用这么多年!”

    “不会的,你一定是恨我所以故意来刺激我的,当年的真相绝不会是你说的那样,清歌是我的女儿!”许丽华压根不相信。

    “你如此执迷不悟那让当事人来告诉你真相吧!”随着孙晋芳的话音落下,病房门被推开了,陈大同走了进来。

    “许丽华,霍夫人说的都是实情,当年是你和江振东上的床,是表姐让我把你搬走的,你让我把两个孩子调换,被表姐发现了,她威胁我把孩子原封不动的抱回给你不准伸张,所以你让我送走的孩子是你的亲生女儿,还有那个孩子不是我的,她的血型和我不一样也和你不一样,我敢肯定那个孩子是江振东的亲生女儿。当年你让我抱走她,我看她可怜所以把你的玉佩偷了放在她身上。”陈大同把当年的一切合盘托出。

    许丽华哪里会相信,“我不相信,你们骗人,你们合伙骗人!”

    “都这个时候了我们有必要骗你吗?”孙晋芳反问。“你接受这个事实吧?”

    “不!我不相信!”许丽华尖叫,如果他们所说属实,那么她处心积虑帮助的是郭雅洁的女儿,害死的田小曼则是她的亲生女儿,许丽华怎么也不可能会接受自己亲手害死自己女儿的事实。

    “我知道你不承认这一切是因为什么?你丧尽天良的利用田小曼算计展白,怕事情败露还让小九动手杀了田小曼,你否认这一切是你不想承认自己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女儿,可是真实的真相是这样,田小曼是你的女儿,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和江清歌做亲子鉴定看结果。”

    许丽华要崩溃了,“我不做,清歌是我的女儿,你们想刺激我门都没有,我是不会相信的!”

    “你还真是执迷不悟,许丽华,你不要否认了,我们早已经把田小曼的毛发和你的毛发去做了dna对比,结果田小曼和你的确是亲生母女关系,其实如果你的心没有那么歹毒,你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